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体育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体育 > 综合 >

仲满:退役后没有不甘心 转型教练就像为人父母

2018-08-02 17:52 | 海峡体育在线 |
我要分享

在送给洛佩致命一击后,“剑客”仲满摘下面罩,仰天长啸。这一幕发生在2008年8月12日的国家会议中心击剑馆内,仲满勇夺男子佩剑金牌,成为北京奥运会中国军团的“黑马”之一。仲满这一剑,将中国击剑24年无金的历史终结,也将自己送上了个人击剑生涯的巅峰。

??????è???????????é??

北京奥运后的这10年,仲满经历了退役、复出、再退役的波折。如今,成为国家击剑队佩剑组教练的他,正在经历自己的转型期。带队备战印尼亚运会之余,仲满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1封王

不被看好反倒更轻松

新京报:许多人都记得你决赛击败洛佩后的怒吼,那是什么感觉?

仲满:那是一种本能的、忘我的发泄方式。现在有节目让我做,我都做不出来。最后一剑怎么打的,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

新京报:在夺冠之前,你并不被看好?

仲满:因为那时男佩还有其他队员成绩和世界排名比我好,媒体关注也多。但这对我来说反倒是好事,让我面对比赛时更轻松。

新京报:当时的主教练鲍埃尔看好你吗?

仲满:2006年我刚跟他训练时他是不看好我的,但当时我憋足了劲,心想等奥运前出了成绩让你主动来接纳我。2007年下半年开始,他就把我抓在手上,不让别的教练带了。这是一个从不信任到完全信任的过程。

新京报:你跟鲍埃尔还常联系吗?

仲满:那时我们关系就很好,而现在我们是竞争对手。他带俄罗斯队我带中国队,一起比赛期间我们经常互动交流。

2复出

源于老队员的责任感

新京报:你认为2008奥运会是自己的巅峰吗?

仲满:是的。2008奥运会之前我已经拿到了全国锦标赛的个人冠军,鲍埃尔教练也带来了先进的理念。备战期间,我整个人的注意力都在北京奥运上。相比之下2012年时就分散了很多精力。有了来自媒体、家庭的干扰,加上年龄的增长,鲍埃尔的离开,各种因素掺杂在一起,影响了伦敦奥运会的备战。

新京报:2013年之后的3年,你经历了退役、复出,当时是怎样的心理历程?

仲满:2013年参加全运会之后我30岁,差不多到了退役的年龄。而且之前因为备战、比赛,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想回归家庭了。但是2015年的时候,江苏队人才断档了。作为老队员,我决定复出起一个“传帮带”的作用。

新京报:2017年时为什么下定决心退役?

仲满:年龄太大了,身体恢复得太慢,这其中的困难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每天上午都是不训练,直接去医务室。每周只能两天打实战,其他时间都要用来恢复。不过,在自己运动员生涯的最后阶段能拿到全运会个人冠军,算是比较圆满的结果。

新京报:退役后有没有不甘心?

仲满:没有。在传帮带上我起到作用了。只要我上场的比赛,江苏队就没输过,这种成就感非常棒。

3转型

做教练很像为人父母

新京报:现在主要负责什么工作?

仲满:我现在在国家队,配合外籍主教练,主抓佩剑男女各4名选手,目标是备战印尼亚运会。

新京报:作为教练看自己的队员打比赛,和做运动员时有什么不同?

上一篇:外教大赞李香凝适合练双人滑:突破瓶颈最好选择
下一篇:没有了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