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江西新闻 > 上饶新闻 >

被偷走的情书

2018-06-13 18:5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情书

情书

  1

  2014年3月23日,我学会了发微信。这天下午,我用刚买的手机给老公发了一条微信:晚上请按时回来吃饭。5秒种后,收到他的回复:好的,一定。这种手指间的即刻传递,让我一瞬间有些恍惚。

  我想起30年前的春天,我收到他的第一封求爱信。在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煎熬了15天后,他才等到我的回复。

  当时我正在黄河北岸一个叫岭根的小镇上教书。小镇上有一条公路从中条山上蜿蜒而下,在这里和土街形成一个“丁”字路口,每天都有班车在这里停靠一下,就算是默认的车站了。而在这丁字路的西边,有着一个小小的邮电所。

  我那时刚开始异地恋。这个小镇上的邮电所,就成了我和恋人之间的纽带。我俩约定,收到对方的信会立即回信。这样信写了发出去,在路上要走七天。他回信后再走七天到我手。也就是说,每半个月收到对方一封信。

  我在月圆之夜的思念,他要到初一才知晓。而他初一的喜怒哀乐,我要到下一个十五才能体会到。

  这是在正常情况下,若是收到信没有及时回复,或者他出差了,下乡了,或者我进城了,去培训了,或者邮局哪个环节出了差错,收到信的时间就会更长。

  据说邮电所是我来到小镇时的前一年才设立的。它由两间小平房组成,前面一间是业务室,办理信件、包裹、电报等业务,后面一间是工作人员的宿舍,再后面还有一个小院。

  多少年过后,我还记得业务员是一对夫妻,那个胖乎乎的中年妇女,名字叫朵朵。每次我去送信,朵朵都笑嘻嘻地说:“又写信了?放这儿吧,没问题,今天就能发走。”

  他曾给我分析说,邮路之所以这样漫长,是因为我们隔着黄河的缘故。

  现在看来,两地直线距离不到100公里,自驾的车程不过两、三个小时,但在当时却极不方便。我每次来回,不管走水路或是陆路,都要一整天,还要起五更打黄昏。

  路上没有固定的车船,顺利抵达与否全凭运气。有一次,我一天坐了六种运输工具,分别是自行车、拖拉机、机帆船、小蹦蹦、货车,最后是班车。

  漫漫邮路,把人的思念拉长再拉长,把人的耐心锤炼再锤炼。

  校园很空旷,土围墙外面就是庄稼,苹果园,还有枣树。围墙有许多豁口,都是学生或村里人翻墙形成的。有时候我不想走正门,就翻墙过去,走过坑坑洼洼的小路,路过高高低低的房舍,走到公路北边的邮电所去寄信。

  星期天,老师和学生都回家了,空旷的校园只剩下我一个人,我静静地坐在教室里,给恋人写信。一段时期的心情,读书的感悟,大自然的朝晖夕阴,都是写信的内容。

  从信寄出的那一刻,心里便多了一种期待。每天下午四点,我都会跑到学校的收发室问一下,有我的信没有。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