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新闻 > 国际新闻 >

国际时评 希腊:都是“装阔”惹的祸

2015-08-22 17:3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新华社北京8月21日电】(新华社记者吴黎明)希腊政府又倒台了——希腊总理齐普拉斯20日宣布内阁总辞职,并提议九月20日举行大选。希腊债务危机爆发以来,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政府倒台了。曾经孕育了璀璨文明的希腊,如今债务压头,政局不稳,令人嘘唏。透过现象看本质,希腊从曾经的“高富帅”沦落到如此这般田地,都是“装阔”惹的祸。

欧洲并不都是“阔佬”,南穷北富、西阔东贫是二战后普遍现状。位于欧洲东南一隅的希腊除了海运与旅游,其他產业竞争力不高,战后其经济实力与西欧尚有不少差距。新世纪之初,希腊不惜做假账,让预算赤字和负债额同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人为下降到欧盟定下的“门槛”,如愿以偿地加入了欧元区。

另一方面,希腊也跟上西欧的“潮流”,数十年来致力于引入“高福利”制度。一九七四年希腊结束军事独裁后,雅典仿傚西欧建立了全面社会保障制度,朝著“从摇篮到坟墓”的福利社会迈进。然而,希腊的经济基础与西欧、北欧的伙伴们相比较薄弱,如此安排不客气地说有些“自不量力”。

这也就罢了,希腊还患上“公共部门膨胀症”,损耗了大量的财政收入。数十年来,其政府部门和国企“吃财政饭”人员膨胀,“铁饭碗”的福利待遇一直往上走。德国媒体曾举了一个典型例子——希腊国有铁路员工税后工资超过德国平均水准,一个希腊火车司机的月工资税后高达七千多欧元,比欧洲议会议员还高。

总而言之一句话,希腊人在“装阔”。加入欧元区后,希腊未能抓住机会迅速发展,倒是欧元区的低利率让希腊人尝到低成本借债的“甜头”,让希腊陷入借债装阔的“温柔乡”里不能自拔。

新世纪以来,包括德国在内都在调整福利制度,增强活力。相对应的是,尽管竞争力下降的经济不足以承受效倣莱茵模式的社会福利,雅典依然沉溺于“寅吃卯粮”。俗话说,欠了债迟早是要还的。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犹如扣动了“扳机”,导致了希腊债务危机的总爆发。

如何拯救希腊,五年来雅典与布鲁塞尔陷入了“路线之争”。布鲁塞尔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开出的药方是“开源节流”,敦促希腊人勒紧裤腰带过日子,另外要“结构改革”,增强“开源”的能力。但良药苦口,由奢入俭难,许多希腊人认为“日子过好一点”比改革更重要,“一味节约让人受不了”。

在此背景下,无论谁上台执政,雅典都要在布鲁塞尔的压力和希腊主流民意的夹缝中艰难度日。碰撞中,这些年希腊见证了一系列政府“走马灯”换帅——从帕潘德里欧到当过欧洲央行副行长的帕帕季莫斯,从经济学家出身的萨马拉斯到激进左派的齐普拉斯。粗略梳理不难发现,其大致脉络是从“专家治国”转向反紧缩的左派佔上风,其中折射出希腊民意的反转。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