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艺 >

龙海埭美:四面环水的闽南古厝

2014-11-24 09:41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文/本刊记者 卢燕  图/本刊记者 林世泽


\
全村四面环水,30多米宽的水道,蜿蜒绕村而过;大片对称排列、多层次进深的270多座红砖古厝,构成一个水上的红色村庄。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是陶渊明笔下描绘的世外桃源,在漳州龙海就有这么一处和乐静谧的地方,被誉为“闽南第一村”的埭美水上古民居,诗一般的意境,在这里随处可见。

埭美,也称埭尾,位于龙海市东园镇西部、福建省第二大江九龙江的南溪下游,环抱于鸡笼山、大帽山、峨山之中。至今已有560多年的历史,是陈姓聚居地,由“开漳圣王”陈元光的第25世孙陈均惠的第八世后裔开基。全村四面绕水,30多米宽的水道,蜿蜒绕村而过;大片对称排列、多层次进深的276座红砖古厝,构成一个水上的红色村庄。

 

   百幢整齐划一的古厝群

闽南古厝,要么已然破败,要么规模不大,要么建筑朝向参差不一。像龙海埭美这样保存完整,又整齐划一的古厝,到现今已难寻觅。

红砖瓦,灰白墙,燕尾墙,绕村水……登上观景楼环视这里,远山,田园,水道,木舟,民居,和谐一体,尤其是环绕村庄的水道,像一条翡翠玉环,将整个村子圈起来。只见一座座闽南古厝,一户户,整整齐齐,比肩依偎,纵看一条直线,横看一条直线, 连斜着也成一条线,布局整齐划一,前后左右有机衔接。在淡淡的阳光下显得既古朴又壮观。弧线优美的硬山式曲线燕尾,灵动有致的翘脊,红瓦屋面,石砌墙体,清晰可见的雕花,更有灿烂的红花儿从天井里探出头来,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据当地村民介绍,这里共有276座古民居,其中明清时期的有49座。数百年来,埭尾村村民严守先人禁改建筑格局的遗训。全村所有房屋格式、规模朝向、高低和建筑材料,都由族里统一规划设计。所建的房子古老与现代之间,泾渭分明。左边的大宅是上世纪70年代后建成的,一律坐北朝南;右边则是比较早期的明清建筑,一律坐南朝北,据介绍其建筑体系为“九宫建筑”,即前排横向建造9座古厝,后排再对准前排依次向后建造,古厝旁边还附带着纵向排列的护厝。

古厝前都留有10多米宽的大埕,或闲时泡茶,或农忙晒谷,自成一趣。 虽然大厝群外已经有好几幢颇为阔气的洋楼,但是丝毫遮挡不了深深的乡村意蕴。

下得楼来,往大厝群里走,幽深的小弄子,红砖铺成的村道早已凹凸不平,原来当地百姓为了保留历史痕迹不舍得破坏重修,即便如此却颇有情趣。旁边每一座大厝静默着,仿佛在回忆着一个温馨而又真实的故事。我们不禁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断它们的思绪。

记者发现,古厝之间,边门对着边门,中间仅隔一米多宽,当边门全部打开,一条由村头连到村尾的快捷通道就形成了。“只要你连着敲边门,就可以一路穿厝而过。”在村里溜达的村民陈大碰说,他们这边的人,下雨天不带雨伞跑遍全村也不会淋湿,走的就是这条捷径。 

细看,古民居那些精美华丽的装饰工艺也让人惊艳,木雕、砖雕、泥塑在梁、拱、窗花等构件上的运用令人叹为观止。即使是柱基、门窗、题匾、栏杆还是门楣、门棂、隔屏、插角、斗拱,都绘景设色、精雕细琢,如画卷般使整个建筑物显得生机盎然、意境深邃。

 

村前两道水情牵台湾亲人

以前这一带流传一句话:“有埭尾厝无埭尾富,有埭尾富无埭尾厝。”意思是说,就算你跟埭尾同样富有,也没有跟埭尾同样的房子,有跟埭尾这里同样的房子也没有埭尾那么富有。

其中在一幢两落的古厝前,记者发现埕前还留有空着的四旗杆位。村里老人说,以前这里有多根旗杆,是祖先遗留下来的,是他们获取功名、光宗耀祖的象征。

看管古厝的老人陈国盛告诉记者,这里既是埭美的前祠堂、也是官厅。据介绍,该祠堂始建于清朝,门前的苏彩与斗拱,更是文物中的精品。我站在一面墙饰前,很久不挪身,不错眼地看一幅闽南水乡图:幽绿的河流、红色的古厝、咖色的木舟,这面石墙,因这苏彩点缀,活了一般无比生动。尽管部分彩绘褪色,但并不影响古厝的美感。

走进祠堂中,当中一口古旧老缸,线条简洁流畅,屋内陈设各式古色古香的家具、农具,梁上的漆画贴金,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多有磨损,但从其精妙的构造和装饰,仍可看出当时埭尾富贵人家的气派。

祠堂的门槛足有半米多高,陈国盛说,这是因为祖先曾官至御史。埭尾陈氏确实出过不少人才,传说这是因为古厝群面朝的两座山峰是笔架山,山下七重港道中有个水塘,恰似一方砚盘,所以村里多出文官。

天井内放置着孝节石牌坊、各种刻有精美图案的条石。对此,陈国盛解释说,先前祠堂曾发生偷窃事件,横梁上的木雕被挖走,为此他们特地把这些有年代的条石保护起来,夜里还有老人住在这里看护呢。陈国盛补充道,以前祠堂上挂着的“举人匾”,已被移居台湾的族亲带到台湾了。其中一堵墙上,在捐建人名单中,就有台湾人。

埭美社,原名是叫“柑棣社”,如果台湾朋友看到族谱里面写着“柑棣”,那就是从埭美走出去的。” 陈国盛如是说,历史上的埭美人迁居到各地,尤其是台湾,人数很多,曾有台湾的族人仍不忘祖,想念亲人,让自己的子孙带着手绘的地图回来寻根。

中国的古代建筑,历来讲究风水,风水里,水代表财富,埭美村的历史风华,是和它的独特的地理位置分不开的。

埭美村前有“两道水”:绵延数里、环绕村庄的内河和通往外界的南溪港。内河使埭美成为名副其实的“闽南周庄”;祠堂前的几艘木舟、石船停靠的地方便是明末清初古码头所在。几百年前,埭美村人从这里出发,乘船通往外界的南溪港,南溪港又使它与厦门、台湾一水相连,村人借此向厦门运输大米、日用品等,并在厦门开店。同时他们也利用南溪港向台湾运输农产品、杂货,甚至族群中还有一个分支因此而定居到台湾。

小木船船身窄,船舷低,随手可拍击河面的水,小木船的船头没有柴油发动机,也没有方向盘,行驶完全靠的是双桨和人工操控。江风习习地拂面而过,岸边两三个垂钓人。但闻阿婆片桨有节奏地拍击着河水,迎面而来的一棵跨河古榕,冲入我们的视野。

据了解,这一株跨河古榕已有300多年历史,仍然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每当发大水,村民们就把它当成桥梁,所以它又被称做“功劳古榕”。婆娑绿树倒映在缓慢流淌的河水中,耀眼的日光,从枝叶间洒落,又在水面上变幻着光影。

 

\

01>前祠堂天井内放置着孝节石牌坊、各种刻有精美图案的条石。 02>这一株跨河古榕已有300多年历史,仍然郁郁葱葱、枝繁叶茂,每当发大水,村民们就把它当成桥梁,所以它又被称做“功劳古榕”。


缓慢悠闲、不与人争的气质

走在埭美这古老的村落,仿佛落入“小桥流水人家”的画卷里。村落异常整洁,巷弄两边鲜有杂物堆积,显得异常空旷,格外清爽,所有的路连砂砾都很难找到,似乎刚洗过一般,皆可席地而坐。除了净,村里也很静。这种静悄悄的村落,给人的感觉,安宁而美好。

埭美村里,猫狗比人清闲。因为民风淳朴,似乎也就没有看家护院这个需求。

村里的游人很少,偶尔有外来客,人们会稀奇地探望。轻轻推开一扇虚掩着的院门,小天井挺干净的,上下厅堂虽然经历了岁月的烟火却依然明亮。笑意盈盈的主人正在前厅一边烧水,一边洗杯准备沏茶呢。不论你走到哪户人家,都会有人迎出来用闽南话热情地招呼:“进来坐,里面喝茶。”

置身古民居中,精彩尽收眼底。木质菜橱、古时灶台、水井等这些都是古人的用品,如今只能在演戏的舞台上或电影、电视剧里才看得到的,但在这里却随处可见。热情的主人还特别领我们看了家中颇有年代感的,由“土角砖”砌成的一堵墙。

老人说,这里原来住着三四户人家,每到吃饭的时候,小孩们到处跑,大人端着饭在后面追。不管走到哪家 ,大伙都热情招呼 ,甚至可以就在这家夹口青菜 ,在那家夹块肉 ,很是热闹。

其时但凡谁家有了客人来,大伙都当是自家的客人般,客人带的礼物 ,主人也会分给邻居。农忙时 ,大人下地干活 ,小孩们就疯玩:用簸箕抓麻雀 ,下河抓鱼,用弹弓打马蜂窝。晚上, 邻里之间,串门聊天,围在院子前乘凉,非常惬意……这样的场景,曾经在古厝里经常可见。老人说:“村里很多人都通过读书在外面找到工作或者做生意挣钱在外面买房了,但是大家都舍不得这些大厝,都经常回来打理打理。”

虽然如今古厝只剩他们夫妇两人守着,天井也没以前热闹,但一盆盆花草,充满了生气。

行走其间,仿佛置身世外桃源。同行的摄影老师们一直忙着取角度,一次又一次地按下快门。回到村头,已是正午时分,只见一位老人坐在榕树下,手捧一本泛黄的书,静静地看着。前方放着一大碗稀饭和一碗配菜。眼前的老人叫陈井发,今年已经88岁了,他告诉记者,自己喜欢看书,家里收藏了不少书籍,各个朝代的小说戏剧都有。话语间,但见一位阿姨迎面走来,将手中的一袋的糕点,一人一块,分给我们五六个人,她说,这是孙子满月做的糯米糕,刚从冰箱拿出来,让大家吃个吉祥。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好山好水,孕育了淳朴的民风,热情好客的村民。也因此,以 “缓慢悠闲,不与人争”的气质,埭美村很好地吸引了喜欢“慢生活”的游人。其中,更有厦门理工学院的一位教授选择租住在这里,每周一上完课,便回到这里来,和古厝相伴而居,跟村民谈天说地,俨然成了道地的村里人。

平日里,人们坐在小巷里,或在石阶、或者大榕树下,泡茶、聊天。老人们抽上一根烟,可以跟你从古早讲到现今。村民们仍然保留着传统的农家生活方式,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吃的菜都是自己种的,从水井里汲水,在石槽里洗衣服……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