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艺 >

由“他妈的”引发的思考

2014-11-09 11:4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上周日在来校的路上,傍晚高峰期桥南环岛那一段堵得慌,两车刮擦,两车主吵起来了。年轻的车主说:“你他妈的开车不会小心点啊,明明知道现在是高峰期。”另一位则说:“我刚才也说了是我不小心…”话音未落,年轻车主又来了一句:“你他妈的知道我这车刚买多久吗?……”随之的便是年轻车主一系列的埋怨声,并且几乎每一句都带有“他妈的”。另一位车主久了之后大概是觉得对方态度甚差,二人不断争执。直至交警出面,交通才得以畅通。
 我满脑子回荡着年轻车主平均每句话里的“他妈的”这三个字,因为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他妈的”“卧槽”等脏话屡见不鲜。而且这样的言语似乎成为了人们最为熟悉的交流语言,和兄弟闺蜜高兴的时候来一句“我他妈的今天……”,愤怒难耐的时候也来一句“我他妈的……”,因为我们心里都知道对方并无恶意,倒觉得这样会倍增亲切感。
    由此想起鲁迅先生《野草》中所收录的一篇文章《论“他妈的”》,文中谈到“若牡丹是中国的国花,那么,这就可以算是中国的“国骂”了”。这是62年前鲁迅先生发表的言论,可知,这个现象存在已久。之所以小小的刮擦事件会引发二人较长时间的争议,我想,这与年轻车主咄咄逼人的“他妈的”关联甚大,我认为,这是一种严重失礼于他人的表现。本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因为礼的欠缺恶化了事件本质,这样的失礼,是否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从夏礼、殷礼算起,礼在中国已有四千年历史。周公制礼作乐,形成了西周特色的礼乐文化,对中国成为礼仪之邦产生深远影响。其后,礼的形式与内容虽带有损益,但本质可以说一以贯之。《荀子·礼论》说:“礼起于何也?曰:人生而有欲,欲而不得,则不能无求。求而无度量分界,则不能不争,争则乱,乱则穷。先王恶其乱也,故制礼义以分之,以养人之欲,结人之求。使欲不必穷于物,物不必屈于欲,两者相持而长,是礼是所起也。”说的便是礼的起源。荀子在这里所强调的是,礼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让人们懂得如何度量分界,知道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度。这置身当下是绝对有现实意义的,若一人生性知礼,便倒也不会不分场合部分时宜乱吐“他妈的”。听着就觉得怪异的东西,能好到哪去?鲁迅先生还说:“这骂的翻译,在中国原极容易,别国却似乎为难,德之译本作“我使用过你的妈”,日本译作“你的妈就是我的母狗”。”可见,“他妈的”三字的确在多数重要场合是不可乱用之。
故此,知礼之人,便会以度量分界,明白以“他妈”作为言论乃过度之说。再放眼于一些生活细节,礼的作用的确妙不可言。台湾某校制定了一项规定,若在探头下发现学生路过的地面上有纸张却没有捡起来扔到垃圾桶(即便这纸张不是自己丢的),亦受到学校的处罚。乍一听,或多或少强奸人意。倘若细思,此做法不仅是对我们所踏过的地面的一种尊敬,更是对后面无数将要踏过此地的陌生人的一种尊重,是一种大无畏的人文关怀。故此,该校毕业生走出社会,绝大部分的学生是受到各界人士的尊敬的。这似乎也离不开他们以君子礼节待人的原因。知礼之人,以礼约束自己,尊师重长,敬老爱幼,哪敢忘却?礼的作用,就是“治人七情,修人十义,成人利,去人患”。《礼记·礼运》亦指出:“人藏其心,不可测度也。美恶皆在其心,不见其色也。欲一以穷之,舍礼何以哉?”我们凭借礼,内心之中美恶能够测度。对于国家,也许能够更有针对性地加以治理吧。
当下我们指责着这是一个道德崩坏的时代,而我认为,这与礼的漠视有着莫大关系。毕竟没有礼的制衡,道德的支架恐也只是豆腐渣工程。我们憎恶杀人犯泯灭人性,却没有想过之所以他们成为杀人犯,可能是曾经的“过勇”导致如今的悲剧;我们同人交往过程中,一些过分心直口快之人常令人心生芥蒂,但这又何尝不是“直”的一种极端;我们在岗之时,过分拘泥谨慎不懂得变通便会被人苛责“死板”、“呆头脑”,便很容易受他人排挤,我们却都忽视了这是“过慎”造成的不快。这不正如《论语·泰伯》中所言:“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像恭、慎、勇、直这样优良的品格,无礼加以制衡,同样会反其道而行,造成社会的“霍乱”。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