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艺 >

鲁迅手稿影印出版补余

2019-06-11 15:40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原标题:鲁迅手稿影印出版补余

  前就我所了解的几部鲁迅手稿影印出版的成因及其具体发展的过程,撰成《几部鲁迅手稿影印出版的缘起及其历程》,作了介绍,小文刊于中华读书报2019年4月24日。兹就其余几部作以补充,以飨读者。

  新旧两版《俟堂专文杂集》

  1956年鲁迅博物馆建馆以后,一些熟悉鲁迅的老先生向博物馆提出,鲁迅的《俟堂专文杂集》1924年已编就,但生前未能出版,希望博物馆能尽快安排它出版。承担此项出版任务的是文物出版社,责任编辑是一位精通金石古籍的赵希敏先生。此书的《后记》是鲁迅的学生——常惠先生所写。全书分为五集,是鲁迅在所收集的古砖拓本中选编的,计有汉魏六朝砖拓本170件,隋二件,唐一件。每集前均有鲁迅编写的详细目录,书名为鲁迅题写。在第一集目录后,有鲁迅写《题记》一则,记叙了他从八道湾搬出来时,周作人及其妻的百般阻挠的情景。鲁迅在1924年6月11日日记记有:“下午往八道湾宅取书及什器,比进西厢,启孟及其妻突出骂詈殴打……然终取书器而出。”落款并取“宴之敖”为笔名(据许广平《欣慰的纪念》一文中所叙:“先生说,我是被家里的日本女人逐出的。”),这在鲁迅一生中也是一件难忘的往事。所以做此《题记》并“聊集燹余,以为永念哉!”因此,书的出版意义就更不一般了。

  当年文物出版社对此书的编辑极为认真,在编辑过程中,发现所编古砖拓本中原缺四五张,即有目无图,为了保持原样,未做添补。我以为这是对作者的尊重。此书于1960年3月出版,仅印了500部,出版后很快就销售一空。

  直至66年后的2016年,由鲁迅博物馆编,西泠印社出版的《鲁迅藏拓本全集·砖文卷》出版。《俟堂专文杂集》才得以再次面市。使人感到遗憾的是,此《砖文卷》虽收了《俟堂专文杂集》,但该书的原貌已不见,只可以做为一份《俟堂专文杂集》的资料向人们展示。此部书鲁迅原已编妥,并将砖拓贴分为五集,每集前面都编排了目录,并亲自题写了书名和《题记》。为一部完整的书。而今在《砖文卷》中,却将鲁迅编在每集前面的目录共十页手稿剔出,另编为附录(二),与原拓本分开。《砖文集》中所列《俟堂专文集》拓本图录已与鲁迅原《俟堂专文杂集》拓本图录不同,因为已补齐原缺,改正了鲁迅的误植,(即《出版说明》中所说“讹误”)。本人以为如此处理不妥,应保持原作。补和改应另立,并应在《砖文集》的“目录”上加注说明,这才是对原作的尊重。

  鲁迅《阿Q正传》日译本注释手稿

  1975年7月5日香港《文汇报》,7月10日香港《大公报》和7月13日内地的《参考消息》(当时是内部发行的)均登有日本《读卖新闻》6月28日刊登的一条消息报导:“日本发现《阿Q正传》日译本鲁迅亲笔注解。”事情经过是这样的:早在1931年2月日文《阿Q正传》的译者山上正义将他的译稿寄给鲁迅校阅,四天后鲁迅用日文复函并写了八十五条注释供译者参考。对此鲁迅在1931年2月27日和3月3日的日记上记有:“二十七日晴……得山上正义信并《阿Q正传》日本文译稿一本”;“三日雨,午后校山上正义所译《阿Q正传》讫,即以还之,并附一笺”。山上正义曾从事日本左翼文学活动。1926年10月以日本新闻联合通讯社社长的身份到广州与鲁迅联系。他所译的日文《阿Q正传》一书以林守仁的笔名,由东京四六书院出版。山上正义于1938年病逝。1975年东京大学教授丸上昇得知山上正义的长子山上晃一在富士电视台工作,便去横滨访问。山上正义的妻子山上俊子拿出她保存四十四年的鲁迅亲笔写的《阿Q正传》八十五条注释。这一发现在日本引起轰动。日本友人增田涉先生,通过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将这份珍贵的手稿复制本送交我国。1975年12月由文物出版社将其影印出版。并附李芒先生翻译的汉文译本。

  鲁迅辑校古籍手稿、鲁迅辑校石刻手稿、鲁迅重订《寰宇贞石图》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