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艺 >

颜真卿《祭侄文稿》外借事件引争议

2019-01-24 22:55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原标题:颜真卿《祭侄文稿》外借事件引争议

颜真卿《祭侄文稿》外借事件引争议

唐 颜真卿 祭侄文稿 纸本 28.2×72.3cm

近日,一则台北故宫博物院馆藏的颜真卿《祭侄文稿》出借日本展出的新闻登上微博热搜。消息一出,网络上也炸开了锅。《祭侄文稿》已达纸张寿命上限,每一次展出,打开、运输、换一个环境温度,对它来说都是伤害,“展一次伤一次”。从网友“求求关注”的无奈哀求声,我们读出了国人(包括台湾同胞)对这件文物无以复加的爱护。

20世纪30到40年代近15年的时间里发生的文物南迁事件仿佛还未远去,包括《祭侄文稿》在内的一大批国宝级文物穿越大半个中国,从北京故宫、上海到南京而后重庆,行程过万里,直到日本侵略者被赶出中国,还没有结束他们颠沛流离的命运,1949年《祭侄文稿》和众多文物一起被带到中国台湾,从此阻隔一方直至今日。

人们除了担心这批书画多舛命运后的脆弱,同时更在意本次展览的目的地日本,一个在我们的民族记忆中有着难以名状情感的国家。今天台北故宫博物院将颜真卿《祭侄文稿》出借事件,不由得让人想起了2011年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的《富春山居图》。当时分隔两岸的《富春山居图》,花了社会各界人士10多年的精力,最后在国家领导人的亲自关心下才得以促成合璧展出。浙江博物馆的《剩山卷》赴台展出,展览组织的各个方面都最大限度地释放祖国大陆的善意,而遗憾的是台北方以“台北故宫博物院有70件文物被限定为限展国宝,从不出宫”为由拒绝,最终没有达成到大陆展出的美好愿景。

如今他们却将国宝级文物的“天下第二行书”轻易地出借日本,这种强烈对比,令人惊诧。

面对2011年《西泠八家印存》出借日本丢失至今未果、2014年《寒食帖》日本展出受损的不光彩现实,对限展国宝标准不一的行径,我们不禁为这次《祭侄文稿》出展日本捏一把汗。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个人书法艺术的巅峰之作,也是中国书法艺术的一座高峰。虽然通篇两百多字不乏涂涂改改,但正是这涂抹之中雄浑沉郁的气势得以表现,字里行间倾注的悲愤之情,达到了书法表达情感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艺术价值、历史价值自不待言。结合背后的历史故事,其在家国之恨中的忠烈之气更是国人奉为经典的精神价值所在。

据悉,本次除了《祭侄文稿》外,还有李公麟的《五马图》,智永的《千字文》,怀素的《自叙帖》,王羲之的《妹至帖》和苏轼的《李白仙诗》以及黄庭坚、米芾的作品,可谓件件国宝,件件在国人心中重如泰山。我们不能不慎重对待。(作者:刘昌玉   为艺术时评人)

网友评论

@Happy:有人不理解《祭侄文稿》外借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多人的愤慨,抛开两国的历史不谈。一、纸寿千年,《祭侄文稿》是颜真卿当时的原稿,独一无二,每一次展览都是对它的一次损伤,更何况远渡重洋。二、日本有丢失《西泠八家印存》、强光损坏《寒食帖》的黑历史。三、据媒体报道,之前对东京博物馆采访,博物馆方面表示没有保护措施,足以见他们的重视程度不够。以上三点为客观事实,并不是民族情绪化,自己家的国宝当然自己心疼。客观来讲,日本对于书法的重视程度高于国内,但是他们完全可以来中国参观展览,保护国宝。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