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化 >

读名著的青年

2016-10-20 07:00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编者按:10月13日,人民日报旗下微信公众号“学习小组”“侠客岛”先后刊发了习近平总书记文章《我的文学情缘》,14日,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全文刊登该文。

在这篇文章里,习近平唠家常般地谈起他的文学阅读史。从孩提时“岳母刺字”的刻骨铭心,到为官宁德时对寿宁知县冯梦龙的心有灵犀,从梁家河窑洞里手不释卷读《浮士德》,到古巴首都哈瓦那两度凭吊海明威,雕刻时光般的讲述,把人带入了一段文学滋养、理想激荡的时空之旅。

深情的回忆和亲切的讲述,透露出习近平对文艺事业的深厚感情,对文艺创作的热切期待。如果说《讲话》是总书记从党和国家层面对文艺工作做出定位和提出要求,那么这篇《我的文学情缘》则更多地从他个人阅读欣赏经验角度,印证了文学艺术给人的巨大精神力量。两者互为表里,深化着我们对文艺创作时代使命的理解。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发表重要讲话两年以来,文艺界乃至整个中国社会对文艺创作的关注和努力更加升温。文艺如何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如何更加有益于世道人心,怎样以文化的方式塑造中国独特的国家形象,以文化自信和中国精神助推民族复兴的伟大事业……要扛起肩上的重任,中国文艺还需进行有闯劲、有韧性的不懈探索。

青年应该读书。青年应该读好书。青年应该读大师名著。

这些话已经称得上是老生常谈了。老生常谈,必因问题常在。在这个“博客”火不过“微博”、“视频”火不过“小视频”的年代,“皇皇巨著”明显不够时髦,难讨年轻人喜欢;即便是年轻人立志要做一个“文青”,他依然可以选择做一个听流行乐的文青、看商业片的文青、玩单反的文青、在Starbucks喝Espresso的文青……肯做一个读书的文青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还非要人家读大师名著?——“得寸进尺了啊?”

尽管如此,今天老生还是谈了。谈的缘起是,前两天,媒体披露了身为“文青前辈”的习近平青年时的书单。

让我们看一看这份书单吧:

司汤达《红与黑》、托尔斯泰《战争与和平》《复活》、车尔尼雪夫斯基《怎么办?》、普希金《叶甫盖尼·奥涅金》、莱蒙托夫《当代英雄》、肖洛霍夫《静静的顿河》、歌德《少年维特之烦恼》《浮士德》、惠特曼《草叶集》、马克·吐温《竞选州长》《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杰克·伦敦《海狼》《荒野的呼唤》《热爱生命》、海明威《老人与海》、巴尔扎克《人间喜剧》、雨果《悲惨世界》《九三年》、罗曼罗兰《约翰·克里斯朵夫》……

这份从文艺工作座谈会讲话记录中整理出的书单,只是他阅读书目的一部分;会上他提到的中国的作品也暂且不论,因为带着“洋味”的外国文学或许更对当代文青的口味。单说这些外国文学经典,几乎每一本都构成了艺术价值和书本实体的双重“重磅”。老派文青之间只用阅读量说话,而如此之多的重磅书目堆叠在一起,如同一辆轰隆前行的重甲战车,将那些浅薄孱弱的阅读量连着自诩的“文青矜持”逐一碾碎——鄙人不才,也在被碾碎的行列之中。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