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化 >

梅耶荷德:被低估的天才

2019-09-09 20:15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原标题:梅耶荷德:被低估的天才

梅耶荷德:被低估的天才

  梅耶荷德(1874-1940)

  俄罗斯戏剧家梅耶荷德终于在2019年重临中国,以童道明先生编译的《梅耶荷德谈话录》增订再版为契机。他是一个曾经被抹除而现在依然被低估的天才。诚如俄罗斯导演瓦赫坦戈夫所言:“在近期内,一切戏剧都要像梅耶荷德早已预示过的那样构成和设计。”中国戏剧界熟谙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对梅耶荷德至今依然疏离。也因此,他的“重临”对中国戏剧显得格外重要。

  谈话以一种好奇与即兴的形式,通过口语化,得以捕捉到思想的谱系、术语的脉络、话语的旅行。《梅耶荷德谈话录》就这样弥合了理论的缝隙,复现了过往的时空,可以怀想传主晚年的凌厉与习气。艺术中的立/破经常对举而存在,相伴而生成耀眼的双子星座:比如陀思妥耶夫斯基之于托尔斯泰,易卜生之于契诃夫,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以下简称斯坦尼)之于梅耶荷德。斯坦尼是一座界碑,而梅耶荷德则永远是一个推陈出新的大师。梅耶荷德的精彩不在案头,而在剧场;但他留下的案头文字却灵气贯注,处处闪耀着他的发现、发明与想象。

  发现“假定性”与“剧场性”

  梅耶荷德借普希金的话“戏剧艺术的本质在于不同真的一样”,发现了“假定性”,反拨斯坦尼的“话剧性”,而强调整体化的“剧场性”。他在导演史上是一个重要的转折。

  “导演”是十九世纪才开始独立的现代分工,起源于戏剧对同一性和共同经验的需求,一个统一的组织者可以聚合业已丧失内在结合力的剧场。“导演者的起源在于镜框式舞台;他的首次成功在于摹写式舞台;而他的胜利则存在于表现主义的和戏剧式的舞台。”梅宁根公爵首次发挥导演的独特作用:充分排练、统一表演风格、符合历史性的服装和舞美,实现了几个世纪以来戏剧整合的梦想。

  斯坦尼同样强调“导演-专制者”的整体设计,最初借助布景、道具等外部手法,逐步从外部现实转向内在真实,追寻“更具心理精神的现实主义”。斯坦尼以演员为核心,赋予表演以尊严。这些熟悉的术语:体验、贯串动作、内心视像、角色基调……围绕演员建立了现实主义的参天体系,引领了一个多世纪。

  斯坦尼追寻现实性和逼真性,梅耶荷德则探索假定性和剧场性。现实主义必然承认假定性,剧场不是再现生活真实和心理真实的地方,而是以印象式动作表现思想的空间。舞台是表演的平台,并非现实的场景,生活必须转化成“剧场性”才能表现在舞台上。剧场性就是“观众的想象能够提供剩下的未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剧场不仅仅是台词及其所决定的动作,而是充满了舞台的所有因素。假定性是一切艺术的特性,还指一种非描绘的手法,以表现取代再现,构成一种与“话剧”艺术不同的“戏剧性”。梅耶荷德从起源处就与斯坦尼分道扬镳,但是并非格格不入,而是源于对现实主义的不同理解。舞台并不创作幻觉真实,而是要建构非幻觉假定;因此他必须发明特定的假定性手法。

  什么是“构成主义”和“有机造型术”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