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文化 >

图书二维码,原来是摆设?

2019-04-27 10:3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图书二维码,原来是摆设?

现在的图书封底流行加上二维码,但基本上已经沦为广告,并不能给读者提供新鲜内容。 本报记者 路艳霞摄

如今,在图书封底,二维码成了标配。但所谓的二维码却几乎变成了广告导引,通过扫描二维码读AR图书,却变得稀有。几年前,众多出版社竞相推出AR图书,没想到如今却彻底沉寂了下来。

近日记者走访了京城多家书店,用手机扫描了近70本图书,发现新出的AR图书不仅稀有,而且之前推出的AR图书也因缺乏技术维护而无法使用。

一本AR书时隔几年无法读

牛女士最近就遭遇了尴尬,她发现“香蕉火箭科学图画书”系列图书中的“香蕉火箭”AR成了摆设,根本用不了。

5年前,牛女士为大儿子买了这套书,通过扫描封底的二维码,下载“香蕉火箭”AR应用程序,书中主要内容就会以三维立体动画形式展现出来。当时该套书的宣传视频也号称,“香蕉火箭”AR把互动做到了极致,设计了引导性的讲解,孩子可以根据提示进行操作,一步一步带入情境,让宇宙飞船在眼前腾空而起,让霸王龙和三角龙在你的指挥下激烈搏斗……而这样的阅读乐趣,牛女士的大儿子曾经体验过。

但现在牛女士的二儿子却体会不到哥哥的阅读乐趣了。今年,当妈妈拿出该系列的《怎样才能找到大恐龙》《热带雨林动物探险队》准备给两岁的小家伙看时,谁知怎么鼓捣也打不开这个AR了,小家伙失望,妈妈更失望。

目前在网上书店和实体书店都能买到这套书,其宣传语也没有改变,最大的亮点还是通过AR来享受阅读之趣。记者查询了相关出版信息,该系列自从2014年6月出过一版后,就未再出新版。而牛女士的经历也并非个例,一位读者在网上留下评价说:“什么香蕉火箭AR根本没用,打不开,完全按使用方法步骤来的,可就是用不了。”

对于牛女士的困惑,北京少年儿童出版社营销部主任闫恒凯解释,AR呈现是需要有后台的,数据需要有服务器进行储存,因此每次读者来访问时,都是从服务器里把这些信息反馈出来。但服务器的前期开发和后期维护都需要成本投入,要是疏于管理和疏于维护,可能就造成端口关闭,访问不到服务器,这个链接也就彻底失效。

图书二维码沦为广告平台

通过扫描二维码看AR图书,曾颇受业界关注,但如今似乎要被遗忘掉了。记者近日到人大明德书店、中关村图书大厦、亚运村图书大厦等书店随机抽取了近70本书,发现近一半的图书都带二维码,但这些二维码几乎与AR图书无关。

“扫一扫,获得更多的新书信息”“扫一扫,精彩抢先看”,实际操作后得知,众多图书二维码往往只是出版社的微信公众号或者出版社网店导引,与该图书内容本身压根儿毫无关联。有的出版社更将宝贵的封底彻底变成了微信公众号、微博推广集散地。一部学习问答的书,一气儿列了五个微信公众号二维码,这些学术化、理论性的微信平台以集束形式出现在读者面前。记者更注意到一个有趣现象,但凡与明星有关的书,这些图书的二维码会变得更多,或许是想借明星的号召力扩大微信公众号的影响力。比如,人气作家卢思浩《愿有人陪你颠沛流离》的封底配了二维码,但和其他书不同,它是作家的微博导引,二维码下清楚标注着:“卢思浩的微博,你可以在这里找到我。”还有的图书则更加直接,可见“腾讯儿童”“搜狐育儿”“大众点评”等广告二维码。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