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新闻 > 人物|观点 >

任正非:我在华为已经是个傀儡了

2019-05-28 06:4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任正非:我在华为已经是个傀儡了

  面对美国咄咄逼人的“围剿”,几十年来始终心怀忧患的任正非,表现出了伟大的坦然。在访谈中,他长远看来最关心的问题,并不是华为一个公司的命运,而是整个民族的教育乃至人类的未来。

  来源 | 央视《面对面》

  5月26日晚间,华为创始人、CEO任正在华为总部接受央视《面对面》的独家专访。

  以下为对话全文:

  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的题词是不死的华为

  主持人:当外界都在担忧华为如此生死攸关的一个时刻,您反而有点超然事外,要谈教育,教育还是您最关心的事情,为什么?

  任正非::第一点,我们从来就没觉得我们会死亡。我们已经做了两万枚金牌奖章,上面的题词是不死的华为。我们根本不认为我们会死,我们为什么把死看得那么重?所以我们认为我们梳理一下我们存在的问题,哪些问题去掉,哪些问题加强,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一些高端的产品美国也没办法,因为我们完全靠自己,不靠美国。

  我关心教育不是关心华为,是关心我们国家。如果不重视教育,实际上我们会重返贫穷的。因为这个社会最终要走向人工智能的,因为你可以参观一下我们的生产线,20秒钟一部手机从无到有,基本上没有什么人。未来我们几百条上千条的生产线完全是自动化的。所以我们的人的文化素质不够,至少你没受过大专或者大学以上的教育,你的英文也不好,计算机也不好,做工人的机会都不存在。

  从我们公司的缩影就要看到国家放大来看这个国家,国家也要走向这一步,否则国家是没有竞争力的。

  任正非:一个国家强大的基础是什么,比如硬件、铁路、公路、交通设施、城市建设、自来水、各种环境的硬设施。硬设施是没有灵魂的,灵魂在于文化,在于哲学,在于教育,一个国家有硬的基础设施,一定要有软的土壤,没有这些软的土壤任何庄稼不能生长。为什么别人不会提这个问题,我会提这个问题,我们真正在科学技术上是领导这个世界的,我能看见我们科学家的工作状态,我只要一出国,到了任何一个研究所,每个科学家都争着上来讲他的方程。十年、二十年以后这些东西产生的结果,比如他演示系统方程给我看,说这个将来毫米波可能会给人类提高一百倍的带宽,但是只增加两倍的钱,就是你多出两分钱,你就可以获得一百倍的带宽,所以穷人都能消费起了。

  这些基础的科学走到这一步,如果没有从农村的基础教育抓起,没有从一层层的基础教育抓起,我们国家就不可能在世界这个地方竞争。因此我认为国家要充分看到这一点,国家的未来就是教育。

  主持人:您认识到了这样一个关键性的问题,但是您企业再大,也就是一家企业,您能为改变这个社会问题做些什么?

  美国枪打出头鸟,但没想到我们早就消灭不了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