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福建新闻 > 宁德新闻 >

诗 音/端 午 雪

2018-07-19 17:40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2

丁酉年端午,回家陪母亲过节。从海滨小城回山城母亲家,走旧路要盘山过岭蜿蜒起伏穿越一条长长的山道。我喜欢坐摩托,不晕车,更可以全方位无遮拦地亲近天地草木,放眼四处青绿,听鸟鸣花开,瀑流飞湍。每一次从家里出发回母亲家,都是一次赏心悦目的山中游。我们并不急于赶路,悠悠骑上大半天,看上大半天,而远途的尽头不是旅舍,是舒适安妥的另一个家。这种出门即回家的感觉真是好。骑摩托唯一的短处是遇上冬雨或炎夏烈日。    

我们平日来去都选清晨出门。清晨在山间行走,人和草木都神采奕奕,露珠盈盈。这次假期三天,端午节是在最后一天,为了次日准时上班,我们必须在吃完午饭后立即动身回海滨小城。时值农历五月,躲在家里也已热得汗流浃背。在这样赤日炎炎的正午,骑摩托毫无遮拦地在路途上奔走,想想是有些畏缩。    

然而,端午那天正午,真正在路途上,竟没有想像的热。一路上时阴时晴,有云在天上飘来飘去,感觉是穿行在光影变幻的树荫下,参差的树影为我们隔离了夏日的灼热。之后,我们猝然邂逅了一场浩荡的油桐花开。繁花胜雪,真像下了一场芬芳的大雪啊。这场花雪让我深信:一路的清新凉爽皆源于此。    

往日这样来来去去,只见浓浓淡淡的丛绿,我竟不能辨识油桐树,也看不清那些与我挥手致意的掌状叶。现在,因为花开,潜隐,低调,藏身万绿丛中的油桐树,竟一一现身了。路边,坡下,山谷,直至对面那边山坡,一树一树白蓬蓬的,全是油桐花。仿佛天地间吹响了嘹亮的号角,满坑满谷满山野都齐刷刷举起了胜利的花束。一树树油桐花,从树梢直开到树底,一捧捧,一簇簇,花重枝垂,犹如雪压枝低。低处的枝梢,繁花开到旁逸斜出,枝梢承受不住那份繁华的重量,花簇就稍稍欹斜,虽是欹斜,但每一朵小花依然密密团结,昂扬向上,朝向天空和阳光,不像春天的泡桐花,大朵大朵钟铃状紫花朝下悬垂。又因为开得太繁茂了,繁花仿佛从高处倾泻到低处,倾泻到路边,倾泻到我面前。蓬蓬花团,每一簇皆百朵有余,一树就有几千朵,上万朵。那么多树,该有多少朵花?我数的时候,还不包括躲在花簇边花瓣下的花蕾。花是边开边落,落在草上,叶上,枯梗横枝上,落在更早些的落花上。路边地上密密铺了一层,而树上的花簇却不见稀疏,仿佛暗藏了无穷的力量,仿佛永不枯竭的泉源,“咕咚咕咚”直往外冒花蕾,让人想到长久郁积的激情,滔滔奔涌的才思,向着天空、大地喷薄怒放。    

油桐花宜近看,宜疏看。远看如雪堆枝梢,近看竟是美到惊艳。油桐花簇由许多酒盅大的小花聚生,状如花菜,一般来说,这样扎堆开的花缺乏俏丽姿态,譬如绣球花。但油桐花虽朵朵密密紧挨,却极耐看,经得起细细端详。每一簇,每一朵都洁白、纯净、晶莹、鲜妍,你会想到古人说的“素以为绚”。花瓣织就的雪白锦缎上,略略点染些玫红或清浅黄绿的花蕊。而满地落花也皆是玫红蕊,是不是初开黄绿蕊,开久就渐变了玫红?但玫红蕊的朵儿,并无一丝憔悴萎靡,依然莹润清朗,挺括明媚。不知这其间是否有油桐花自己的故事?我从花簇边折一侧枝,有花有蕾,花花蕾蕾参差成疏落的一串,婉丽、清雅、秀逸,竟有说不出的韵味。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