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守护夕阳的朝阳产业

2014-10-12 20:11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
养老服务机构,不仅是要为老人提供一个住的所在,更是要用温暖、体贴的服务,为老人创建一个家。

“夕阳”代表着老年,然而养老服务业却是一个有着广阔前景的朝阳产业。在台湾,有很多管理、经营比较完善的养老机构,也有一套完整的养老服务经验。随着《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面世,台湾养老服务业即将登陆,为大陆老人带来不一样的“台式”养老服务。
守护夕阳的朝阳产业
台湾养老机构启发
文/本刊记者 司雯
在中国传统的观念里,送到养老院的老人要么是被遗弃,要么子女无暇照顾,总之过得很凄凉。但台湾的养老服务却用事实告诉您,在养老院,也可以活得很舒服。
 
高要求带来高水准服务
台湾自1993年起迈入老龄化社会,到了2010年的3月,台湾老人占总人口数已达到10.68%,到2026年,这个数字会超过20%,也就是说每5人中就有1名老人。
为了应对这波老年潮,台湾当局于1997年开始全面推行养老服务产业。“1997年,是台湾提供养老服务的一个分水岭。1997年之前,台湾的养老院是‘政府’创办,用于收容低收入的老人和孤苦无依的老兵。1997年,台湾放开民营资本注册养老院,使得台湾的养老事业红火发展,”台湾老人福利机构协会荣誉理事长、台湾恒安老人养护中心院长陈敏雄表示,台湾现在大大小小的养老机构有1400多家,入住率也达到了80%,养老服务产业在台湾的发展十分稳定。
目前,台湾的养老机构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根据老人福利法规范、由社会行政机关批准的老人机构;另一类是由卫生行政机关批准的护理之家,护理之家的负责人必须具备资深护理人员资格。老人机构分类较多,服务对象也多元,从健康老人到失智、失能,需要插管护理照料的都有。
“台湾相关部门对于养老机构的考核也相当严格。依据《老人福利法》及《私立老人福利机构奖励办法》规定,主管老人福利政策的‘内政部社会司’,每三年都要进行一次评鉴,实地考核公立、公设民营及财团法人福利机构。非财团的小型老人福利机构,由县市社会局进行评鉴。”据陈敏雄介绍,早期的评鉴较着重“环境设施及安全维护”。随着社会发展,这些项目被视为养老服务机构申请合法设立的必要条件,于是评鉴方向越来越重视服务内容及品质。“为了鼓励养老服务机构提升服务品质,相关管理部门还大幅调升了‘生活照顾及专业服务’与‘标准保障’项目的评鉴比重。也正是有了如此多的考核标准,台湾的养老服务机构才能常年保持高水准的服务。”陈敏雄说。
 
营造充满爱的乐园
“台湾的养老服务机构很多,服务上也有着各自的特点,但有一点是大家都共同坚持的,那就是要为老人提供高品质以人为本的照护服务。”台湾老人福利机构协会理事长赵明明说。
台北的至善老人赡养护中心,置身于树荫繁茂的阳明山脚下,从其官网介绍中我们可以看到,这家有着绝对地理优势的安养护中心内,不仅设有庭院景观、园艺区、荷花池,还设有KTV室、桌球撞球室、健身房、SPA水疗池、三温暖及温水游泳池,为老人提供全方位的赡养服务、养护服务和日间照顾。
至善老人赡养护中心的承办商,耕莘医院院长邓世雄表示,自开始接手经营至善老人赡养护中心,医院就定下了目标:要成为台湾老人赡养护中心典范及长期照护机构教育示范中心。
据邓世雄介绍,在至善老人赡养护中心的日常管理中,工作人员坚持以满足入住老年人的各种需求为目标,在工作中确立了“全人、全家、全程、全队”的“四全”经营理念。让老人们在中心,可以真正老有所养,老有所医,老有所学,老有所用,老有所乐,老有所终。
除了重视中心自身为老年人营造充满爱的环境外,邓世雄表示,中心还十分重视发挥家属、社会的力量,给老年人更多的来自各方面的爱与关心。“我们强调与家属加强沟通、联系,要求入住老人的家属必须定期到中心来看望老人。为了方便家属与老人会面,中心还专门设置了独立的会客区域和宾馆式客房。同时,中心组织的各类活动,都鼓励家属共同参与,形成中心、老人、家属三方互动。”
“事实上,我们一直坚信,入住中心的老人‘想要的是过生活,而不是等日子’,因此我们努力把中心的生活环境家庭化,把中心营造成动静相宜、适合老年人身、心、灵发展的完备空间,使中心真正成为老年人生活的乐园。”对于一手打造的养护中心,邓世雄有着自己的宏愿。
建设“邻里街坊”式的养生村
在台湾,除了有各种公立、民办的养老院,还有一种游离于他们之外的老人福利机构,那就是老人养生村。
养生村比较接近老人住宅的性质,不属于台湾《老人福利法》规范的老人福利机构,虽然尚不普及,但被视为相当具有潜力的产业。
台湾长庚养生文化村由台塑集团投资兴建,是台湾目前最大的社区式养生村。它的创办理念为“养生”、“文化”。“养生”的目的为了达到健康生活,“文化”是为了丰富老人生活内容。“养生文化村提供一个让老人享受健康乐趣的生活环境,希望老人能够独立自主、健康愉快,有尊严地生活,而不是被动地接受养护。”长庚养生文化村主任陈菁渊说。
陈菁渊表示,在生活上,养生村打造充满人情味的“邻里街坊”社区概念。提供不同的住房选择以满足不同的需求;为了老人享受愉快的退休生活,设置多样的娱乐设施。在医疗方面,养生村以长庚医院为后盾,提供健康监护和卫生指导、预防保健。平时有专职护士、社工师提供健康和生活咨询,社区内设社区医院、特约门诊、康复中心等等。
从介绍中可以看出,这样的养生村实际上就相当于一个专门为老人服务的社区,而据陈菁渊介绍,老人在养生村里生活,也不会在有一般养老院中的那种压抑感,对老人的心理健康也非常有好处。
 
明确的对象和规范的流程
从上述的养老服务机构带来的介绍中,我们能够发现,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台湾的养老服务产业已经趋向成熟,从官方的监管到运营者的服务上,都有着规范的流程。这些优点,都是值得大陆养老服务产业学习的。
对此,赵明明告诉记者,在台湾,民办养老机构是社会福利事业的主力军,“政府”仅起到规范、引导、支持的作用。当然,这并不是说“政府”就不作为,完善的法律法规与健全的评定标准,意味着在监管方面就更加严格。而从台湾的成功经验看,大陆也可以考虑公建民营的发展模式,就是养老机构的基础工程由政府来建设,但日后的管理交给民营机构,这样既减轻了民营机构的投入负担,也减轻了政府管理投入上的负担,实现政府与民营机构的双赢。
同时,赵明明认为,台湾所有的老年照护机构都有明确的服务宗旨、服务对象和服务范围。相较而言,大陆的社会福利机构服务对象定位相对凌乱,一方面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机构可提供的床位数远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失能老人服务需求;另一方面机构里面的大部分对象均为生活能够自理的健康老人,他们挤占了有限的社会福利资源,使那些真正需要照顾的失能老人得不到专业服务。“如果大陆政府规范老年照护机构的对象定位,把那些享受政府补助、慈善捐款的老年照护机构的服务对象确定为需要政府补助的失能老人,让有限的福利资源最大程度的发挥社会功能。这样既让需要政府帮助的老年人的养老问题得到妥善解决,有限的公共资源得到公平的利用,又让民办养老机构有了一份市场资源,加快民办养老机构的发展。”
养老福利事业是一项社会事业,它既需要政府的支持和引导,又需要社会的支持。台湾老人生活满意度普遍较高,与当局的政策支持及社会绅士名流积极参与、引导是分不开的。在赵明明看来,目前,大陆的养老机构得到政府政策上的支持相对较多,但获得的社会支持相对较缺乏,其原因并不是社会支持资源缺乏,而是养老机构获得社会支持的意识和能力比较缺乏。因此,未来要进一步加强对养老机构获取社会支持的能力。
“就台湾来看,大多数的养老机构能够有专业化管理水平,归因于有专业的社会工作者和经营理念,这一点,是大陆现在所非常欠缺的。”赵明明建议,为提高专业水平,大陆养老机构一方面要通过引进具有社会工作专业的人才,在日常管理中引入社会工作的方法;另一方面,要加大对现有工作人员的培训,提高他们的社会工作能力和水平,提高养老机构的专业化管理水平。
早在2012年出台的《厦门市深化两岸交流合作综合配套改革试验总体方案》中,就允许台湾同胞以独资、合资、合作等方式在厦门兴办养老服务机构。而随着养老产业拓宽领域、两岸养老服务深化合作趋势可期。当到大陆开养老院由梦想变为现实,“台式”的养老服务不再“纸上谈兵”,厦门的老人们也将有希望率先领略不一样的养老生活。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