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台湾新闻 > 海峡两岸 >

台湾“立委”被停权 缘由千千种

2014-10-27 09:11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在台湾,有不少“立法委员”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处以停权处分。到底哪些“立委”曾并停权,又是什么样的过错,会给他们带来停权之祸,我们不妨一起来盘点。

“立委”被停权 缘由千千种
文/本刊记者 刘普

\
5月9日,陈欧珀就5月5日到马英九母亲家祭的“闹场”行为,向社会大众鞠躬道歉。图/CFP

5月2日,马英九的母亲秦厚修女士因慢性肺部肿瘤并发呼吸衰竭病逝。5月5日,民进党籍“立委”陈欧珀在未接到马家邀请的情况下,擅自闯入秦厚修女士出殡家祭场合“闹场”,引发社会各界批评、谴责。5月9日,民进党通过党团大会决议,决定处以陈欧珀停权半年的惩罚。

停权,顾名思义,就是停掉手中的权力。事实上,在台立法部门,“立委”被停权的现象并不罕见。停权的实施者有几种主体?政治人物因何会被停权?蓝绿阵营对于停权的定义又是怎样的?

案例一:
停权缘由:打人
涉案人物:无党籍“立委”罗福助
事发时间:2001年3月28日
停权时长:6个月
停权实施者:“立法院”纪律委员会


说起停权,就不得不提无党籍“立委”罗福助,因为他正是被台“立法院”行使停权处分的第一人。

2001年3月28日,台“立法院教育委员会”正有条不紊地审查法案。罗福助走进会场后不久,就走向正在看资料的亲民党“立委”李庆安,质问她为何质控他涉入一校产掏空案并说他是“黑道”,李庆安淡淡地回答:“没有”。罗福助不满她的回答,再问:“如果没有,报纸为什么会这样写?”李庆安反驳她此前并未说过“黑道”一次,也未曾质控罗福助涉案其中,只讲到有“中央民代”涉案。二人你一言、我一语,对话过程中双方音量逐渐升高,李庆安拍案而起,伸手拿起水杯打算泼向罗福助,却反被罗福助抢了下来,二人比手画脚,现场水花四溅。

气急败坏的罗福助快步绕过会议桌冲向李庆安,这时,李庆安的助理挡住罗福助的路。罗福助将其推开,并打了该助理一拳,助理与罗福助扭打一团。见此情况,李庆安试图离开会场,但被罗福助看到,又趋前阻拦。罗福助、李庆安和其助理,三人一阵混战。罗福助抓住系在李庆安脖上的米色领巾,举起右拳朝李庆安的左脸挥去,李庆安不满地向罗福助大骂:“太过分!你怎么可以打人!”,同时大喊警卫来“抓人”。其间,罗福助的助理也加入“战争”护主,混乱中,罗福助与李庆安助理推打甚烈,李庆安的头部与肩部则是受到重击,李庆安也指控罗福助的助理曾推挤她,使她的手现在都无法举起。而整个冲突事件历时一分钟。

在场的其他“立委”上前制止,但丝毫未起到作用。“立法院”驻警闻声进入会场,企图拉开罗福助,反被罗福助怒骂。这时,“立委”周雅淑拉开李庆安到会议室另一边,缓和她的情绪。警卫也控制住罗福助,并将他请出现场,至此,激烈的暴力冲突宣告结束。
稍后,李庆安到台大医院验伤,医师发现她的颈椎及左手臂处的挫伤及拉伤较严重,左手暂时不能举起,至少半个月才能复原。接着,二人分别召开记者会说明各自立场,李庆安开完记者会后,感到头晕目眩,又再次去台大医院检查,发现有轻微脑震荡,听从医师建议住院。

2001年4月3日,针对此暴力事件,台“立法院”纪律委员会依照“立法委员行为法”第二十八条,对罗福助作出“停权六个月”的最严厉处分,创下台湾“立法院”先例。

案例二:
停权缘由:踢馆
涉案人物:国民党籍“立委”费鸿泰、罗明才、陈杰、罗淑蕾
事发时间:2008年3月12日
停权时长:1年
停权实施者:国民党中央


2008年3月12日,距离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只有9天时间,就爆发一场激烈的“踢馆风波”。当日下午四点半,国民党籍“立委”费鸿泰质疑台湾第一金控违法出租位于长安东路的大楼给谢长廷竞选总部使用,随同罗明才、陈杰、罗淑蕾三名“立委”及“财政部长”何志钦等人,以“立法院财委会”名义,擅闯谢长廷竞选总部“台湾维新馆”“突袭检查”。在一楼等待电梯时,几人未等警卫要求更换证件,就搭乘直达电梯到13楼,由于谢长廷办公室有门禁,一行人企图踹门闯入。

进不去谢长廷办公室,费鸿泰等人准备下楼,电梯到达三楼时,被谢系阵营发现。谢系阵营马上控制住电梯并报警。谢长廷竞选总部工作人员听到声音后蜂拥而至,包括谢长廷办公室发言人谢欣霓、唐碧娥等在内的大批谢营人员,对着电梯里的蓝营“立委”大骂:“私闯民宅!”“现行犯!”“一党独大、目无法纪!”“‘立委’权力这么大喔!”……看到“财政部长”何志钦也在蓝营“立委”中间,谢营人员大喊“‘立委’挟持部长!”

没过多久,谢长廷竞选总部执行总干事李应元抵达三楼,带领大家高喊“丢脸!”“小偷!”随着双方对峙时间的延长,上楼拍摄的媒体也越来越多,谢营工作人员也拿出相机拍摄记录。电梯内的“蓝委”一直没有回嘴,谁知此时费鸿泰突然冒出一句:“哇!我们好害怕喔!”此话将谢营人士的怒火再次点燃,群情激愤地对费鸿泰大骂:“你们公然入侵,我们才害怕好不好?”

五点多,警察前来搜证,谢营立即大喊:“请警察捍卫我们权益!”费鸿泰看到警察来,也提高分贝说:“我要指控谢欣霓等人妨碍自由,把我关在这三十分钟!”谢营不满回击:“贼喊抓贼!”双方越吵越凶,警方发现事态扩大,随即出动300名警力,试图将踢馆的国民党“立委”带离现场。此时楼下已聚集大批谢系支持者,警方对蓝营“立委”等人查验身份证后,在谢长廷总部外排成两排,护送“立委”上警车,费鸿泰在上车过程中挨了一拳,陈杰则被民众当成犯人一样压着头坐入警车,罗明才趁乱跑走,被谢营发言人郑文灿指着大骂“落跑才”。警察一度想将车开走,却遭到谢营人士和支持者的阻拦,部分民众因此摔倒、挂彩。直到晚上七点左右,检察官到达谢长廷竞选总部,经过初步了解后,竞选总部才同意警车放行。

2008年4月13日,国民党主席吴伯雄带领费鸿泰、罗明才、陈杰和罗淑蕾向社会鞠躬道歉。4月14日,国民党中央决议将四人处以停止党权一年处分。“立委”费鸿泰也召开记者会,三度起身90度鞠躬,向全台湾人民以及谢长廷道歉,表示他愿意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希望踢馆事件不要影响到马英九的选情,伤害国民党的形象,宣布即日起退出国民党。正在中南部进行扫街拜票活动的马英九得知消息之后也立刻进行危机处理,谴责选举暴力,表示不希望党籍同志因为拥有“立委”身份而滥权,承诺未来在“国会”运作中,将扮演积极的角色,协助推动改革,并重申国民党改革的决心不变,“我们要效率,也要自制”。

案例三:
停权缘由:募捐不力
涉案人物:民进党籍“立委”余天、林淑芬
事发时间:2009年4月18日
停权实施者:民进党中央


与上述“立委”遭遇不同,余天和林淑芬被停权的原因似乎有些无奈。2009年4月18日,民进党在台北县进行初选,当时获得民进党提名、作为谢长廷助手参选台湾地区领导人的苏贞昌都到场投票了,可民进党在北台湾仅剩的两位“立委”余天和林淑芬却整天未现身。这让不少人感到疑惑,因为民进党台北县议员党内初选竞争最为激烈的选区,当属三重芦洲选区。而余天和林淑芬都出身自三重芦洲选区,二人却双双缺席,没来投票。人们后来才得知,原来他们因募款责任额未达到规定标准而被民进党中央停权了。

民进党“立委”的募款责任额,从原来的二十几万(新台币,下同)跳增一倍,变成五十几万,这令不少“立委”心有余而力不足,因此被党中央停权。民进党“立委”田秋堇表示,“我被停权是因为我每个月要缴的十三万三(责任额),好像是因为几个月没缴了,所以就被停权了,现实所迫你知道吗?真的是一文钱逼死英雄汉。”“立委”有苦难言,只能期盼党中央体察民意,募款责任额别再涨价了。

案例四:
停权缘由:跑票
涉案人物:国民党籍“立委”陈学圣
事发时间:2014年1月28日
停权时长:1年
停权实施者:国民党考纪会


2014年1月27日,台“立法院”召开临时会,就“行政院”所提的“地政士法”修正案复议进行表决,国民党党团甲级动员,但就在表决时,国民党籍“立委”陈学圣却违反了国民党党团决议,突然跑票。所谓跑票,即跳票,就是不履行承诺的意思。国民党团移请国民党考纪会议处,建议处分停权半年。1月27日考纪委员召开会议,政策会执行长林鸿池强调,陈从政一向受党栽培,“若不从重处理,未来难约束其他‘立委’”;国民党“立委”也表示应给予重惩,“杀鸡儆猴”,防止蓝营“立委”再出现跑票现象。

最终,考纪委员达成共识,认为陈学圣违反党纪事证明确,加上他是重点培育人才,还担任过桃园县党部主委,所以决议加重处分将他停权一年。对此,陈学圣表示,“我是帮党加分,我尊重党的决定”。他说,既然做了抉择就会勇于承担;他还强调,民意代表就是代表民意,重大案件表决,像“美牛案”、“核四案”都是这样,“要先看民意在哪一边”。

事后,林鸿池透露,会上有考纪委员甚至建议直接撤销陈学圣党籍,但基于爱才,且为避免影响他下届“立委”提名,因此才决定停权一年。蓝营“立委”罗淑蕾并不赞同此决定,“党不该一味透过高压统治来恐吓‘蓝委’听话,两蒋时代都没这样。”

陈学圣在被停权的这一年里将无法竞选国民党中常委,也不能担任国民党团干部或立法部门召委,但他将在国民党明年“立委”选举提名作业前恢复党权,因此不影响他争取国民党提名参选“立委”资格。林鸿池表示,陈学圣停权期间还是要尽党员义务,配合国民党团各项的议事运作。

案例五:
停权缘由:闹场
涉案人物:民进党籍“立委”陈欧珀
事发时间:2014年5月5日
停权时长:6个月
停权实施者:民进党党团


2014年5月2日,马英九的母亲、93岁的秦厚修女士在台北万芳医院病逝。马家一切从简,未发讣闻,不公祭、不设灵堂。5月5日一早,马家在火化遗体前举行简单的家祭。家祭结束后,马英九与家人返回寓所休息,待火化完成后再到殡仪馆捡骨。

岂料,在上午8时15分左右,民进党籍“立委”陈欧珀来到摆放着秦厚修女士遗照的火化场,看到场内未设置灵堂而大表不满,并大肆批评马家不近人情,不但没有准备礼簿供来宾签名,也没有家属出面招呼或答礼,还说“当了‘总统’也要懂礼俗”,坚持要马家回礼。而事实上,马英九和家人在7点多家祭结束后,就离开了火化场,陈欧珀来时,马家人并不在场。

当时火化场除了马家,还有其他家族办丧事,为了不让陈欧珀影响其他家庭,葬仪社人员赶紧找出一本空白签名簿让陈欧珀签名,同时马办公共事务室主任陈永丰也在旁安抚陈欧珀。“闹场”后,陈欧珀终于离去,神情看起来颇为不满。

此事一出,立即引来舆论哗然。民进党发言人张惇涵表示,陈欧珀的行为极为不当,民进党除严予谴责外,也向马英九及家属致歉,并即刻将陈欧珀交由民进党“立法院”党团议处。5月6日,鸿海董事长郭台铭怒斥陈欧珀“禽兽不如”,表明愿意出钱罢免陈欧珀。5月7日,陈欧珀出面鞠躬道歉,再次解释当天只是前往致祭,由于现场只有简单的照片和水果,没有设灵堂,他只是提出建议,绝对没有“闹场”。

5月9日,陈欧珀主动请辞“立法院外交国防委员会召委”,并再次鞠躬致歉。经过民进党团开会决议,处陈欧珀停权半年。民进党团总召柯建铭坦言,党团过去最严厉的处分就是停权半年,对于陈欧珀的言行,党团一致认为该遵循最严厉的处分。停权后,陈欧珀虽能继续行使“立委”职权,但已不能在党团大会列席、投票、选“召委”,“道歉、认错、辞‘召委’三步棋,陈欧珀已经‘自宫’”,希望外界能够给予陈欧珀谅解。

从上述几个案例中可以看出,在台湾政坛,“立委”被停权的实施者基本上分为两个主体:一个是政党,一个是台“立法院”纪委会;在政党方面,蓝绿政党对停权的相关规定也有所不同:民进党停权处分等级仅次于除名,停权期间,党员的权力一律停止;在国民党方面,党纪处分包括申诫、停止党权和撤销党籍,不过,申诫和停权并不影响“立委”身份;而在台“立法院”纪委会方面,“立委”若被停权,会影响“立委”相关权利,并且在停权期间,不得行使选举与被选举权。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