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台湾新闻 > 海峡两岸 >

当花鸟从纸面跃然于陶瓷——访台湾国画名家赵屏兰

2018-09-10 09:2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当花鸟从纸面跃然于陶瓷——访台湾国画名家赵屏兰

  赵屏兰女士介绍将带去个展的国画和陶瓷作品。 中新社记者 邢利宇 摄

  踏访莺歌当日,阵雨欲来。素有“台湾景德镇”之称的陶瓷老街,阴云下显得格外静谧。

  距莺歌车站不远的同好艺术空间,玻璃门窗宝蓝色的框,金色瘦体的标牌使这座二层小楼典雅又不失时尚。

  台湾国画名家赵屏兰女士正在此间为明年1月即将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的首次个展而创作。

  “我在陶瓷上作画大概五、六年。最初就是想到莺歌来画一画,没想到一画就上瘾。”

  赵屏兰,1958年生于台湾屏东,父亲是书法雕刻家。她自小接触书法与国画,由多位前辈教导。后追随各派大师学习,专攻花鸟。

  纸上作画30余年,是什么吸引她将花鸟跃然于陶瓷?赵屏兰说,“纸是平面的,陶瓷是立体的,变化较多,挑战性也高,所以画起来,让我深深地想要挑战自己。”

  比如,色料的运用。纸上作画,水墨或颜料调色,浓淡较好拿捏。陶瓷上则不同,颜色会随坯体和烧制温度不同而变化,“有时会颇不如预期”。

  “但我是金牛座的,不屈不挠,硬要去挑战它、克服它。”谈起专业上的追求,白衣映衬下温文尔雅的赵屏兰,透出艺术家的执着。“从着色入手,我慢慢琢磨,了解陶瓷的特性。着色不能太厚,太厚就会结痂;若太薄,烧制之后可能颜色就不见了。”

  经过各种尝试,赵屏兰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着色方法,能够控制好基本厚度,让作品的呈现出不同于纸面的延伸效果。

  特别是制作“窑变”作品时,因色彩渐变,深的底色上,除了白色,其他颜色都会被吸收而无法呈现。所以,上色时要先上一点白色。“这时我就要做到胸有成竹,先把自己想画的图形全部用白色画出来,垫个底,再用其他颜色来上色。”赵屏兰表示。

  和纸上作画的不同之处,还在于陶瓷作品只有出窑后才知道成功与否。“每当出窑的时候,就抱着一种很期待的心情”。赵屏兰说。

  赵屏兰喜欢尝试在各种陶瓷器皿上作画。杯、杯垫、盘、碟、碗、花瓶、工艺品摆设……同好艺术空间内各种形态的展品,都呈现着赵屏兰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我希望能把艺术和日常生活相结合,做到生活化。”赵屏兰觉得,如此这般,人们通过使用这些器皿,不知不觉接受了美的教育,感受到生活中美无处不在,“赏心悦目自然就开心了。”

  同好艺术空间刚开张三周,有台湾民众在网上留言,“我妈妈的国画老师开了漂亮的工作室,什么都好想偷走”。言语间流露出大家对赵屏兰作品的喜爱。

  即将于明年1月在北京故宫博物院登场的个展,是赵屏兰在台湾地区之外的首次个展。届时将有20件大型陶瓷作品和数幅国画作品展出。

  “我非常有信心,但在作品方面对自己的要求很谨慎,一定要创作出双倍的数量,再精挑细选,让大家看到我最最最好的作品。”赵屏兰说。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