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台湾新闻 >

台湾心理咨询师在厦施催眠术

2015-01-07 21:57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台心理咨询师在厦施催眠术
文/《台海》杂志记者 卢燕
对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很多人感到神秘,不少影视作品和小说更是将“读心术”和“催眠”描绘得神乎其神。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对心理问题关注度的提高、重视,心理咨询师成为热门职业。
而早在10年前,便有不少台湾心理咨询师西进,来到厦门,开起工作室,做一对一甚至是团体心理治疗,有的甚至还从事起了教学培训。
较于内地的心理咨询,台湾心理治疗行业开始更早。催眠、读心术等,往昔日常生活中罕见的字眼,随着台湾心理师在厦门工作的开展,其神秘的面纱也随之揭开。

谢东华: 生活中处处都有催眠
一直以来,在大众眼中,催眠师和催眠同样都带有一层神秘色彩。事实上,在心理治疗过程中,催眠是一种颇为常见的方法。几乎每个心理咨询师都会催眠。
\
>>培训课上,谢东华(男)为学员安排潜意识测试。

在厦门将近10年的时间,谢东华坦言,接触过形形色色的来访者,其中婚姻问题、产后抑郁、家庭婆媳问题等居多。在对待来访者这些心理问题上,谢东华很擅长使用催眠治疗。
谢东华说,在某种意义上,生活中处处都有催眠。您到商场去,买了一堆原来不想买的东西等等,都是受了催眠(暗示)。
在电影《催眠大师》中,男主人公在开场向学生们讲述了一个关于麦当劳的广告案例,“屏幕上这个大大的‘M’标志是什么?几乎所有的人都会说‘麦当劳’,而不是‘麦德龙’。可见广告催眠作用有多大。”谢东华说,“其实催眠无处不在”。有人不断向你推销一件东西、传授一个理念,都是催眠。
一般情况下,催眠的过程分为咨询—放松—暗示—唤醒等步骤。被催眠者通过放松、单调刺激、集中注意、想像等,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在催眠过程中,被催眠者遵从催眠师的暗示或指示,并做出反应。
一直以来,很多人以为在催眠过程中,被催眠者是完全受催眠师控制的。其实不然,对此,谢东华解释说,催眠是互动的,不可能是单向的。必须双方达成共识,催眠才能进行,人的潜意识里有防御的机制,在一般催眠状态下,如果被要求做不能做、伤害自身的事,“把银行卡密码说出来、到商店偷东西给我”,一旦心理咨询师下这样违背来访者道德观、价值观的指令,他们很自然地就会马上睁开眼睛,离开催眠状态。
让谢东华印象深刻的一次催眠治疗,是一个叫小谢(化名)的女性。小谢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在她18岁和35岁生完孩子后,都发生过割腕自杀。在割腕时,她感觉不到痛,反而觉得很轻松。在催眠治疗中,谢东华用年龄回溯技术把小谢一步步“拉回”到18岁以前。谢东华说,当小谢的潜意识回到18岁之前,她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神情,呼吸急促起来,拳头紧紧地握起来。
原来小谢家里穷,很早便出来打工,那时曾遭受过性侵害,再加上打工压力大,小谢才想到自杀。在这次催眠中,谢东华跟她一起再次经历那个事件,并引导她用正确、成熟的世界观来对待这些遭遇,一步步引导,使其从困境中走出来。 经过3个多月,八九次的催眠治疗,如今小谢的生活已步入正常轨道。但谢东华每年还是要对小谢做定期随诊。用他的话来说,心理疾病就如同感冒一样,在不同时期都会有不同的心理困扰,不会是一劳永逸的。
而为了避免二次伤害,催眠师不会和来访者成为朋友。很多时候,许多来访者视催眠师为最亲近的朋友。因为只要催眠师成功治愈了来访者的心理疾病,来访者就很容易对催眠师产生依赖感,谢东华说,用专业术语来说这叫“移情”。“正因为此,来访者的某一种心理疾病很可能治好了,但同时又产生了新的问题,只要出了问题,他们就会想不如用催眠来治一下。鉴于此,在每次治疗的最后,谢东华都会用专业技术让来访者觉得治疗已经结束,两个人不再是医生与病人的关系,只是两个独立的个体,谁也不需要依赖谁。

林冠腾: 空余法和宗教法也是常用的
与谢东华一样的是,林冠腾差不多同一时期来到厦门。2005年,嗅到大陆在心理治疗有很大需求的前提下,林冠腾便只身来到厦门,开起自己的工作室。在这里除了做一对一心理治疗外,林冠腾还办起教学培训来。
\
>>林冠腾为个案进行催眠治疗。
31年的工作经验,林冠腾有自己一套独特的心理治疗方法——能量催眠。所谓能量催眠,用林冠腾的话来说,每个心理咨询师都要养成正向的信念,这与自身成长环境关系密切,要达到理想状态,并不容易。在教学过程中,他坦言自己会花很多时间让学生养成正向的惯性思维。因为在催眠治疗中,催眠师跟个案都有一个共修的过程,如果催眠师没能充分关心个案、没能将正向能量透过肢体或是声音传递给个案,往往无法帮助到对方。
时下不少人受肥胖困扰,催眠减重,成为不少人新的尝试。催眠减重,需要个案的配合,林冠腾坦言,自己目前所治疗的一般是因为心理元素造成的肥胖。曾经有一个女生小陈(化名),身高150cm,曾经52公斤的她,两年的时间,体重飙升到90多公斤。
为什么胖了这么多?在咨询过程中,林冠腾了解到,2年前,小陈和自己青梅竹马的男朋友,到了谈婚论嫁时,男方却遭遇了车祸。对于这个打击,小陈一直难以接受,通过大量吃东西纾解压力,其间,还自杀过三次。
男朋友的死对小陈来说很突然,是很大的遗憾、创伤,只有消除因遗憾造成的压力源,小陈才能被治愈。于是,林冠腾通过催眠,引导小陈通过写信的方式,把对男朋友来不及说来不及做而造成遗憾的事写下来,随后将信件在男方灵前通过焚烧方式传达给对方。
而后,他又用空余法,让小陈坐下来,并在其前方放置一张椅子,在还没进入催眠前,林冠腾告知小陈,催眠中前方的空椅子坐着的就是她男朋友。在整个催眠过程,只要个案能够跟随催眠师的引导,内心就会呈现出在椅子上面应该呈现的人。当这个人呈现出来后,林冠腾就引导小陈跟其对话,并让双方相互祝福和相互拥抱,呈现出一个很愉悦的别离的状态。林冠腾说,其实小陈是在跟她的次人格对话,而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只是把次人格的名称转换成她男朋友的名字而已。
经过6次的治疗,如今小陈不但实现了减重,而且找到了新伴侣。据林冠腾介绍,催眠是安全的,在催眠当中通过给个案安慰、引导,传递正向能量,可以帮助来访者摆脱焦虑、紧张、恐惧的情绪,还可以帮助人们戒烟、戒酒,治疗一些身心疾病,提高自信、挖掘潜意识,甚至可以控制外科手术疼痛、治愈失眠等。
受失眠困扰,小英(化名)的眼眶完全就像熊猫一样黑。这是林冠腾对小英的第一印象。咨询中,林冠腾得知,小英失眠起因是妈妈去世。一直以来,小英跟妈妈互动相当好。妈妈去世两三周以来,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小英床边,而且穿的破破烂烂,手脚被镣铐绑住,持续好久,造成小英没法睡觉。
按照当地的习俗,小英家里烧了不少纸钱给妈妈,但妈妈却是那副模样,让小英很不解也没法安心。在催眠中,通过回溯,让小英再回到梦中,林冠腾引导她与她母亲的灵魂对话,发现在烧纸钱的过程中,有一个环节没做好。有这样的说法,在烧纸钱过程,亲人要围成一个圆圈,以让指定的亲人收到这些东西。小英家人没顾虑到这点,以至于东西都被抢光了。最后通过双方妥协沟通,达成重选日子再烧纸钱的共识。
在林冠腾看来,这属于宗教手法干预,而所谓妈妈的灵魂正是小英的次人格,通过与潜意识对话,达成共识,自然,小英心理的症结解开了,睡眠问题也就改善了。
作为心理咨询师,每天接触不同的个案,在治疗过程中必然要投入在这些个案的情境状态中,才有办法实行整个过程,而一旦投入后,个案负面情绪会植入自己的潜意识。林冠腾同样不例外。对于个案倾吐的“垃圾”又该如何排解呢?
曾经有一个非常知名的心理咨询师,每天都有看不完的个案,当不好的暗示植入在自己的潜意识,积压过多没能及时排解,最终在家中烧炭自杀。为了防止这些负面情绪对自己造成影响,每次个案治疗后,林冠腾都有一个习惯,将个案完全归档。但站在情感角度,难免会回想,当这些负面信息呈现,他便会问自己,“这是真的吗,如果一直想会怎样,不想对我有什么好处”,通过转念的方法来消除负面情绪。不但如此,每天上班前,林冠腾都会先自我清零、自我祝福,有时还会通过比较宗教性传统的方法去净化咨询室,从而形成正向惯性思维信念。

梁志宏: 心灵捕手也可能陷入阴暗
一直以来,心理咨询师,被喻为“心灵捕手”。梁志宏说,在未真正深入了解这一行业之前,不少人认识中都有个误区,以为心理咨询师就是听来访者发发牢骚,跟他们聊聊天,开导开导他们,“聊聊天,一个小时就要一两百块,太好赚了。”这一行业“看上去很美”,事实上,充满了风险和挑战。
\
>>在心理咨询培训课上,学员不是排排坐,而是大家围成一圈,用梁志宏(男)的话来说,这是为了告知学员,心理治疗过程中,要注重营造轻松的氛围。

在台湾,梁志宏先后在医院、学校从事心理咨询工作。10多年前,梁志宏便开始往返于两岸之间,交换教学、教学培训,接触不同的群体。 在台湾上课,基本来的都是专业咨询师。他们大多在念研究所,一部分毕业了在担任咨询工作,并且是全职。他们学习叙事治疗,用来帮助个案,并赖以为生。相比起来,目前他所了解的在大陆要单靠咨询来过日子,是比较不容易的行当。大部分的学员是喜欢叙事和咨询,但另有正职,只是通过业余时间做咨询,帮助自己也帮助家人。
事实上,在汶川地震前,大陆人对心理咨询较为排斥,常常以病理学方向对待。但自从汶川地震后,人们已经逐渐认清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的区别,明白心理咨询的重要功能,特别是近年来,人们对心理健康和心理咨询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大,对心理素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他坦言,在厦门接触的人中,没有特定的人群,来访者男女老少都有,反映的问题状况也是五花八门。从怎么谈恋爱到怎么处理分手;从怎么经营婚姻到如何对待亲子关系;从怎么管理下属到如何面对上司;从怎么管理压力到如何规划职业生涯……
在外人看来,心理咨询师是光鲜的。但在梁志宏看来,心理咨询师其实是一高危职业。对此,他特别解释道,这主要还是跟个人成长有关。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丧失一些东西,比如自尊心、物质方面,精神方面的。曾经的心理阴影在成长的过程中被压抑到潜意识中去了,在以后的生活中并不能察觉。而当你作为心理咨询师在给来访者做心理咨询的时候,可能碰到来访者与自己类似的成长经历,可能就会把自己积压的心理阴暗面给激发出来。反过来说,如果不做心理咨询,自然触碰到类似情况就会少一点,或者没这样深。因为每个人成长中都会有一些未完成事件。高危不仅仅针对自己,也会让来访者有危险,怎么去倾听,怎么去沟通,因为不知道哪句让对方不舒服,刺痛对方,甚至会让来访者做出伤害生命的事情。
不能否认,心理咨询师的朋友和家人会因为他们的存在而有更多的机会获得心理慰藉,但这不意味着心理医生在生活中时刻会从职业角度去看问题。而且行业规定,心理咨询师不能为熟悉的人做咨询。为此他特别举了一个例子,当你给一个朋友作咨询,早上刚咨询完,下午对方喝茶谈心。这个时候怎么去把握是咨询还是朋友聊天。而时间一长,这个朋友好像就成了自己的负担,这样彼此的关系就会扭曲,咨询也无法真正进展。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