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台湾新闻 >

台蓝营政妹朱珍瑶:选美经历,助选双刃剑

2014-12-20 17:0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很多人都会问我同一个问题:你参加了那么多次选美,也出过书,上过综艺节目,那就好好往演艺事业这条道路发展就好了嘛,干吗来蹚政治这摊水?事实上,从我十八九岁起参加选美开始,我就很明确地知道自己不会一直在这个舞台上打转。当时只是觉得有机会参加选美,那就不妨去锻炼试试看。而政治才是我真正的兴趣,并且这个兴趣可以走好久,甚至成为职业。

人物名片>>>

朱珍瑶

2006年世界比基尼小姐大赛殿军

2008年世界小姐台湾赛区第二名

2009年世界亚裔小姐亚军

2008年台湾“总统大选”马英九竞选团队助选员

2010年台北市长选举郝龙斌竞选团队助选员

2013年中国国民党第19次代表大会代表

2014年桃园县长吴志扬竞选团队助选员

 

因选美表现成为助选员

在我参加的选美比赛中,有时会需要去做一些慈善的活动,比如去慰问或是赞助一些穷苦民众,某些方面和政治还蛮不谋而合的。那时我就在想,做慈善比较像做补救措施,真正要想从源头为民众做些事情,还是需要在政治上,从政策着手。这样考虑之后,我就觉得也许切身投入到从政道路上,可能会对民众更有利一些。

 

2007年我在东吴大学政治系就读,课余时间加入了学生会和学生议会,并在这里结交到了许多同样抱有政治理想的朋友。也许大家从电视等媒体上看到有政见的台湾年轻人都是非常激进的、非常热血澎湃的。但事实上绝大部分台湾年轻人还是比较冷静客观的,我们更倾向于在自己的小团体中商议出完整的意见再对外发声。会上电视的人,本来性格就是比较激进的,因此让大众对台湾年轻人造成了误判。

 

读过大学的朋友都知道,在大学中有兴趣和没兴趣的人生活真的差好多。有兴趣的人每天会有做不完的事情,交不完的朋友,讨论不完的话题;没兴趣的人只能宅在宿舍。我有幸认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大学中就有了比较好的信息渠道来了解政治,使之从兴趣成为理想。

 

加入学生团体后不久,恰逢2008年“大选”,因为我参加过选美,形象气质都不错,经由一个朋友推荐成为了马英九竞选团队助选员,算是踏入了这个圈子。因为表现还不错,在2010年台北市长选举时我又加入了郝龙斌的竞选团队。接着到了去年,我成为国民党第19次代表大会代表。今年,我作为助选员主要在帮助吴志扬争取连任桃源县县长。

 

选美经历对助选是双刃剑

过去的选美经历对于我参与助选工作,可以说是一把双刃剑。好的一方面在于,由于我选过好几届了,对于自身外在形象的注重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别人可能每天出门前会考虑今天要穿什么,要怎么打扮,在不同场合要有怎样的举止才会显得得体……这些会是很困扰的问题。但对于我来说,穿衣打扮、谈吐举止就像吃饭一样简单,我不需要多花时间准备就能够在不同场合让自己表现得不突兀、不奇怪,又可以很亮眼。在扫街拜票的时候这项优势尤其被放大,大家会觉得漂亮的女生一看就很有亲和力,很快就拉近距离,有什么心里话都愿意对你说,就像老友久别重逢一样。

 

但是在政坛之中,同行尤其是不同阵营的人对我的选美经历可就不那么友善了。大多数人还处在过去保守的思想上,会认为你一个娱乐圈的人懂什么政治?甚至就干脆认为你只有外表没有大脑,就是一个“花瓶”。过去在蓝绿阵营互斗的时候,我的选美经历还经常受到绿营的攻击。

 

坦白说,同行们的不了解我不在乎,他们也可能永远都不会了解。因为在一次选举中,不同阵营的人遇到两次的可能性不大,所以也不必费尽心思、主动积极地想让对方对自己的看法改观。反倒是选民们的印象我很看重,他们的意见对于帮助候选人成功当选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助选时我会在很多场合有很多机会接触他们,即使他们一开始对我抱有怀疑态度,通过几次接触,我相信真诚的交流会让他们了解,不用说到喜欢,只要是不讨厌、有好感,那我觉得也是一种成功。

 

通过媒体看不到参选人的好

台湾媒体有个特点,喜欢报道一些博人眼球、引发热议的花边新闻。这个特点在报道时政新闻的时候也不例外。你很难从报纸或电视上看到某个政坛人物富有正能量的一面,反倒是他出糗的一面是媒体争相报道的焦点。因此如果不是面对面接触,你很难说自己真正了解某个政坛人物。而我因为助选员的工作有幸和他们朝夕相处,看到了他们真实的一面。

 

举个例子。今年我的助选工作主要集中在桃园,帮助现任桃源县县长吴志扬争取连任。在媒体报道中,人们对吴志扬的既定印象是一个很憨厚、不善言辞的人,但实际上他非常会说话,也非常有趣。在前几天由我主持的一个造势活动中,吴志扬打出了他的竞选口号——“新桃园,赢香港、胜新加坡”,他在发言时对着台下的民众说:“让我们为桃园一起努力好不好,要怎么样?”底下选民异口同声:“好!”吴志扬就说,“好什么好?我是说要干嘛?”全场哄堂大笑。他其实是想引导大家喊出他的竞选口号,没想到大家会错意,只听到前半句。但是这么尴尬的一个瞬间,却被他很自然的一句话化解了。一个候选人在台上,对着台下几千选民开着玩笑,完全没有距离感,你可以想象那个画面,非常好笑。

 

就在同一天,与吴志扬的造势活动相隔不到五分钟,马英九在讲话时谈到吴志扬,不小心把“吴志扬”念成“吴志强”,结果这个口误上了报纸头条,而吴志扬拜票时的那个幽默小插曲媒体只字未提。从这个事情你可以感受到台湾媒体有多无聊。

 

我再举个例子:2010年我在帮助郝龙斌竞选时,有天上午造势活动结束,午餐时间我们坐在大门口吃便当,郝龙斌走过来很自然地坐在地上,加入我们的话题讨论。你完全想象不到一个台北市市长候选人,会和别人一起席地而坐吃便当,只是为了听听大家在说什么。这样非常亲民非常友爱的画面,台湾媒体是不会捕捉到的,即使有见报也会说在做秀。但是如果是哪天郝龙斌走路滑到了,这肯定会是第二天的新闻头条。

 

以上两个事例足以说明台湾媒体对政坛人物的不公正:加分的新闻不报道,无心之过却拼命追,甚至肆意渲染。进入这个圈子已有几年,这些我都习以为常了。这就是台湾政治人物的生存环境,没有办法改变,也不必为此小题大做,除非遇到真正严峻的危机公关,大多数时候看完一笑了之就完了。

连胜文青年军(简称“连青”)在国民党青年工作总会的组织下成立,朱珍瑶(左)在“连青”成立会上担任主持工作。

 

求学厦大很受益

我们家在台湾属于“外省人”,外公是江西,爷爷是南京过来的。越来越多的“外省人”和客家人、闽南人通婚,像我们家这样真正的“外省人”很少。我认为自己对祖先的历史不但需要了解,更要有使命感。因此,我在东吴大学读本科的时候就念与两岸关系有关的专业,在2013年又到厦门大学台研院攻读硕士。

 

虽然本硕不一样,但因为都是念与两岸关系有关的专业,所以有一些课程会有重叠,但我觉得听听两边不同的说法也不错。对于两岸措辞的不同,我在报考时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厦大台研院的课堂上,老师们的授课都是基于严谨的研究实践,我都可以接受,觉得很受用。我也实在不好意思对课业发表更多的看法,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学生。由于我还有国民党党代表的身份,经常会有一些政务工作需要回台湾处理,所以并不是每堂课我都去上。像这次因为助选我就请了两个月的假,希望回去的时候学校不会把我开除。

 

因为我在学习上的不连续,所以很经常都要请教同学。刚来的时候我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身边藏龙卧虎,随便一个同学都有可能是某个省的第一名考过来的。在台湾不会把成绩排名分得那么细,因为地方就那么点大。这也是让我觉得日常学习生活中非常好玩的一个地方。

 

另外我还有一个很有趣的发现:福建人即使不是闽南人,他们说的家乡话我也大概听得懂。这是非常奇妙的一个地方,我想还是跟闽台同根同源有关。厦门的生活和台湾真的太像,完全不需要适应,不像我去北京,天气冷得我快崩溃了,我想,没有必要我是不会再去了。

 

打算放弃婚姻家庭来从政

台湾人对于政治的阵营划分,绝大多数是从小受家庭影响的。像我家作为“外省人”,就全家都是蓝营。从小爸爸妈妈可能不会刻意去灌输你什么,他们在聊他们的,但你听到了就会耳濡目染,站在和父母同一个颜色的阵营。长大后会不会改变颜色呢?极少。打个比方,一个你从小觉得不好的人,过了二十年你长大了怎么会觉得他变成好人了呢?

 

当然了,也有夫妻双方不同颜色的情况存在。早年间甚至有两口子因为政见不同闹离婚的新闻出来。但这些年来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一方面是大家对于政治争辩都心累了,另一方面也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一代结婚时会更加慎重。比如我的舅舅和舅妈就是不同颜色阵营的,但是他们似乎在结婚前就达成一致,婚后生活无关政治。所以在他们家会看到他们在聊电视上的社会新闻,但是一有时政新闻就不说话或转台,非常的理性。会因政见不合而导致家庭不和睦的情况可能更多留存在老一辈人那里吧。

 

至于我在认真考虑走从政这条路时,就想过要放弃婚姻和家庭生活。台湾相对于大陆来说还是一个比较传统的社会,在台湾没有太太成天忙工作见不到影,也没有太太不回家的。在台湾政治圈中有不少女“立委”、女议员要么是单身,要么就是离异了,比如陈菊、蔡英文。某种程度上也说明台湾还并不是一个男女平权的社会。

 

如果父母得知我这样的想法后,肯定会持反对意见。他们觉得女生参加一些政治活动挺好的,但是若要以此为业,放弃婚姻和家庭,代价就太大了。但目前我还在求学,所以也没有和他们深入探讨这个话题。真到了那一天,我再考虑怎么说服他们吧!

 

从今年的形势看,国名党真的要加油了。我觉得蓝营在选拔人才上可能还需要多做一些改革,要多给年轻人机会。我认识的一些有政治理想的青年,他们都有很宏观的想法,其中一些甚至已经很健全了,但一直没有机会发出声音,很可惜。国民党现有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为什么不推年轻人出来努力看看?为什么不让整个蓝天拥有更加蔚蓝的机会呢?我认为党内提拔人才的机制还是太刻板,改革之后或许能够看到更多的人物崭露头角,在竞选中大有可为。

 

LINK:蓝绿政治版图的由来

在台湾的政治版图中,蓝绿是两个最主要的颜色。那么,所谓的泛蓝、泛绿阵营是怎么来的,两大阵营到底指的又是哪些势力呢?

 

泛蓝阵营:

台湾的主要政党包括国民党、民进党、亲民党、“台湾团结联盟”和新党。国民党至今已有120年的党龄,其前身最早为成立于1894年的兴中会,1919年10月10日经孙中山改组后改为现名,现任党主席为马英九。新党和亲民党都是从国民党分裂出去的。1993年8月,赵少康、郁慕明等一批骨干分子因不满李登辉,脱离了国民党,自组新党。新党成立至今,旗帜鲜明地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反对“台独”,承认“九二共识”,主张发展两岸关系,是反对“台独”分裂的方针,现任党主席为郁慕明。亲民党党主席为宋楚瑜,2000年,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的宋楚瑜以微弱差距败给陈水扁后,于当年3月31日自组亲民党。这三党在对抗民进党的过程中,逐渐联合在一起。由于三党系出同门,均出自国民党,国民党党旗以蓝色基调为主,故将三党称为“泛蓝阵营”。

 

泛绿阵营:

泛绿阵营主要包括民进党和“台联党”等,民进党“绿色台湾”的党旗是绿色,称呼由此而来。民进党全名为“民主进步党”,1986年9月28日成立,现任党主席为蔡英文。“台联党”全称“台湾团结联盟”,于2001年7月成立,由亲李登辉势力拼凑而成,现任党主席为黄昆辉。由于民进党主张“台独”,因此其党旗的绿色常被用来代指“台独”。

 

除了蓝绿最重要的两个政治色彩之外,台湾政党也存在其他色系,如亲民党的代表颜色是橘色,亲民党被称为“橘营”;另外在2003年8月10日,由台湾九大社福、社运团体共同发起,意在为弱势者和众多随时可能沦为弱势的受雇者发声的“公平正义联盟”,就以象征弱势群体的紫色为代表色而得名“泛紫联盟”。不过在台湾,蓝绿之外的阵营势力相对薄弱,在政坛影响力也比较有限。

 

(口述/朱珍瑶 整理/台海杂志记者方锐 图/受访者提供)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