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台湾新闻 >

台湾摄影师黄子明:我很怕制造出另一种悲苦

2014-10-30 10:0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
台籍慰安妇邓高宝珠,1921年生于台北,1941年至1945年被强迫做慰安妇,受害日数1460天。图/黄子明

台湾摄影师黄子明谈慰安妇拍摄:
我很怕制造出另一种悲苦
口述/黄子明  整理/本刊记者 方锐

 

慰安妇,作为七十多年前那场战争的烙印之一,她们个人的悲惨遭遇,是那个时代中华民族屈辱史的缩影。慰安妇题材的影像作品近年来越来越为两岸人民所关注。在台湾有这样一位摄影师,他从十多年前开始拍摄慰安妇,用镜头记录下台籍慰安妇晚年生活的点滴:起居、治疗、往生……他照片里的慰安妇乐观豁达,充满对生活的希望。他说他很怕制造出另一种悲苦。他就是台赛摄影师黄子明。

因家族原因拍摄战争题材

追溯起拍摄慰安妇的时间,大概是从2000年9月起。但这并不是我拍摄的第一个台湾战争题材。在此之前,我拍摄过二战时期被征调去帮日本打仗的台籍日本兵,他们原为国民党兵,后为解放军,解放后参与抗美援朝战争的台籍军人、参与金门823炮战的台军等等。

之所以我会拍摄这么多台湾战争题材,源于家族。我的三叔公,也就是我祖父的弟弟,当年被征调到南洋当军夫,最后战死沙场。他死的时候还没有结婚,按照我们当地的习俗,我爸爸过继给他当儿子,我们家就变成他的后人。我老家的客厅堂位上悬挂着我三叔公穿着军装的照片。那也是我这辈子见到的第一张照片。

正是家族的这段历史,我参加工作,成为摄影记者之后,格外留意关于台湾战争的题材。因为工作,我接触到那些参加过战争的台湾老兵。当时台籍日本兵在台湾会举行一些抗议陈情活动,要求日本政府赔偿,于是我便陆陆续续拍摄一些这样类似的事件。

到了2000年,当时的台湾代表团参加东京大审判,由于我对战争题材很重视,所以自费参与了这一行动,与代表团一起飞赴东京。代表团当中就有日据时期的台籍慰安妇。因为东京大审判这个机缘我与台籍慰安妇相识,并开始了这一题材的拍摄工作。

最大阻碍来自被拍者家属

在决定做慰安妇这一题材的拍摄工作后,我对拍摄对象也做了小小的筛选,我选择了六位住在花莲的慰安妇作为拍摄对象。她们住得相对集中,这样有利于我在工作之余从台北到花莲进行拍摄。六位阿嬷(闽南语中对奶奶的称呼)中的三位是客家籍,她们是离开台湾到南洋当慰安妇;另外三位原住民就在台湾本土。日据时期,日军驻扎在台湾的军营除了征调台籍日本兵,也会征调妇女到军营中当打杂工和洗衣工,但她们很多后来也被迫担任了慰安妇。

这六位阿嬷,我一个人跟踪拍摄她们的生活起居三年左右。当然我并不是每天都去拍,我还有自己的本职工作,利用工作之余进行拍摄。2003年,台湾的一个著名的NGO团体——妇女救援基金会(以下简称妇援会),知道我在拍摄慰安妇后,找到我,希望由我来拍摄妇援会为慰安妇做身心治疗的影像记录。妇援会的理事长是台湾“法务部长”王清峰,她带领这个团体一直在为慰安妇做人文关怀,因此当他们提出这个想法后,我欣然同意了。于是,那之后的几年我的拍摄方向从阿嬷们的生活起居转向她们做身心治疗的记录。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