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福建新闻 >

福建省歌舞剧院独唱演员蔡昕彤:我是享受舞台的恋家女孩

2015-01-07 21:5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福建省歌舞剧院独唱演员蔡昕彤:
我是享受舞台的恋家女孩
这是一位正能量很大的邻家女孩,乖乖的,只是人一多,她就人来疯,大大咧咧,好似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倒她。她喜欢什么都往好处想,用开朗的心态雕刻生活琐碎,为这,妈妈常常哭笑不得地“数落”她,“你哪来的傻劲呀!”
她有一张明星脸,笑容灿烂似“内地偶像剧女王”陈彦妃。她说最幸福的事情是站在舞台上。对于舞台,蔡昕彤有点“贪心”,不是贪心获奖,而是贪心能够站在舞台上,最好所有的舞台就是她的。
她曾是童星,岁月羁绊,搁浅过音乐梦,迷途中重拾梦想。在成长中的不同阶段,在起落中,造就了她安静又活泼,恋家又独立,自信且坚持着自我,探寻诠释音乐的最好方式,她就是榕城女孩蔡昕彤。
\
>>蔡昕彤
福建省歌舞剧院独唱演员
福建省流行音乐协会会员
福建省青年音乐家协会理事
 

福建艺术团赴非文化交流的唯一歌者
11月,在厦门朗豪酒店,记者初次见到了一身糖果亮色装扮的蔡昕彤。嫣然一笑,很像陈彦妃,若以貌取人的话,印象加分。讲话落落大方,不说愿望,也不说难过的事,随心随性,讲着讲着,自己倒先乐了,显得越发可爱。不由感觉,有时候快乐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如同一团棉花糖,溶在一起时是甜蜜蜜的。
当天,蔡昕彤受邀来厦门表演。不过,我们的采访是从她刚结束的中非文化之行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庆65周年来临之际,蔡昕彤随福建艺术团一行25人走进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等地,为当地华人华侨和非洲友人带来了一场场文艺交流晚会。现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显示出艺术团的受欢迎程度。
“第一次就去一个让人无法忘怀的地方,刚开始心里挺纠结的。”作为该团中唯一的歌者,蔡昕彤不好意思地告诉自己,出发前,因为埃博拉病毒的原因,自己曾紧张害怕,新闻里报道说整个病情在非洲爆发了,波及很大一部分非洲地区甚是其它洲,情况空前危及,绝大多数外籍人员相继撤出非洲,认为非洲全境都不安全,对于“非洲还能不能去”这个问题,她心存疑惑。父母对她此行也表示了担心,去了,很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出发那天,风很大,整个飞机都在摇晃,起飞不了。蔡昕彤内心深处更是蒙上了一层对未来前景不确定的阴影。在小事上,自己可任性些,无大妨碍,在大事上,要讲原则,以大局为重,作为该团现存的唯一歌者,蔡昕彤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更不能临阵脱逃,必须以大局为重,以集体荣誉为重,迎难而上。
一路3次中转历时20小时终于到了埃塞尔比亚 ,黝黑的皮肤、黑亮的眼眸,质朴的笑容、热情的歌舞,人们照往常一样正常生活,车子依然那么复古,一切都是那么的非洲,让蔡昕彤感到新奇、激动的同时,也一扫旅途疲惫,“埃博拉”在这样的景色面前显得渺小了,带着自信带着祖国的荣誉我来了。
在塞内加尔,蔡昕彤还充当了一把主持人,搭档是当地的喜剧明星。“黑黑的,年龄和我相仿,长得还挺帅!”蔡昕彤调皮地问朋友,“你们说,要不要把他带回国发展发展?”当地主讲法语,两人英语加手语,沟通亦是顺畅。正式演出时,面对台下坐满的观众,以及坐在前排的各国驻当地大使、当地文化部部长,蔡昕彤笑着豪言,尽管这是主持处女秀,但喜爱舞台的她,就怕人少,人越多,自己越会出色表现。除了主持,她还入乡随俗唱了一首欢快的法语歌。没学过法语,怎么唱?各种拼音,音标,英语都用上,“这不是很难的事情。在大学,我学的是音乐剧专业的,唱的都是英文歌。在歌曲上,自然会有语感。听两遍,音标标完,再顺两遍,就会唱了。”
\
>>中华人民共和国迎来国庆65周年之际,蔡昕彤(中)随福建艺术团一行25人走进埃塞尔比亚、塞内加尔等地,
为当地华人华侨和非洲友人带来了一场场文艺交流晚会。

12岁代表福建参加全国大赛获第三
回国之后,领导同事、亲朋好友为蔡昕彤感到骄傲。行文至此,也许你会好奇,当初凭什么是她被选中?先不用着墨歌喉,拿事实说话更直观:2013年荣获福建省第十五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流行演唱金奖、2013年荣获第二届福建省“金钟花奖” 流行演唱金奖、2014年荣获福建省中青年大赛声乐组金奖。这些成绩杠杠的。今年11月28日,她的荣誉榜上又增加了一个分量很重的奖项,获得福建省音乐家协会、福建省流行音乐学会颁发的“福建省年度最佳女歌手奖”。
蔡昕彤从小就喜欢唱歌,家里买了好多邓丽君的磁带,当音乐飘出,4岁的她就乖乖趴一旁,一首歌听两三遍,基本上就会唱了。回忆到这,她随即笑说,“读书就没这么灵光,一到学歌就特别快”。见女儿这么爱唱歌,读一年级时,父母打算送她去科艺宫学习,但直拖到四年级,蔡昕彤才被送进科艺宫。
六年级时,蔡昕彤考入著名的福州小茉莉合唱团,遇到了她人生中的第一位贵人——郑公众爷爷。郑爷爷是福州市歌舞剧院原院长、当时合唱团团长,为什么说郑爷爷是第一个贵人?还记得小时候几乎每周都会看的《银河之星大擂台》吗?故事得从这里说起。
蔡昕彤报名参加了《银河之星大擂台》,以一分之差惜败闯关擂主。首战失利,她跟母亲撂话:“再也不参加比赛,再也不唱歌。”得知详情后,郑爷爷来电让母亲做做思想工作,“昕彤是舞台上面的人,感觉真的太棒了,叫她千万不要放弃。”并推荐蔡昕彤报名参加下个月即将举行的全国第四届少儿卡拉OK电视大赛。
在母亲的劝导助威下,蔡昕彤去了,没想到实力真正显露了出来。先后斩获福州市第一名,福建省第一名,后来代表福建省参加全国比赛,拿了第三名。多年以后,回想当时比赛的场景,蔡昕彤还记得,市选拔赛时,得知自己决赛的分数高过当时的童星姚瑶(《银河之星大擂台》擂主,闯过20大关),高兴地一路开心地跑过去跟母亲分享,“我妈说‘别闹了,姚瑶名声那么大’。我就那一下,也当了一把小童星。”那一年,蔡昕彤12岁,读六年级。

说说音乐梦几度搁浅的痴笑往事
父母从未想过有一天女儿会走专业音乐的道路。小学课业不重,有时间玩玩,上了初中就该收心,把重心放在考大学上。为了挽回已经抽芽的好苗子,郑爷爷又来当说客。尽管工作最终失败了,但直到如今,蔡昕彤对郑爷爷一直都心存感激。在父母的压力下,蔡昕彤放弃了音乐,可是这并不影响她对音乐的喜爱。
高二暑假,看着身边正在为未来奋斗的同学,蔡昕彤着急又迷茫,大家都在准备自己的未来,自己努力的方向在哪?她想到了音乐,去考音乐学院!拿定注意就回去跟父母商量,自己爱音乐,小时候也走过,驾轻就熟。看出女儿确实是经过深思熟虑,知道人生应该怎么选择,父母全力支持女儿勇敢一搏。
当然,真正要去做到其实并不容易,好多年没有学习音乐,蔡昕彤早已跟那些老师们都断了联系。但她是那种认定了就会督促自己努力去实践的人,为此,她到处找人打听,是否有相识的哥哥姐姐在音乐学院学习。经过几天的沟通交流,决定去上海找老师。就这样,她和母亲人生地不熟地来到上海,算她命好吧,遇到了第二个贵人,一位非常疼她的老师胡晓娟(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戏剧系声乐副教授),更多时候,蔡昕彤亲昵地称她“妈咪”。
不知是投缘,还是伯乐对千里马赏识,蔡昕彤亮嗓清唱后,胡晓娟敞开手拥抱小学员,直呼“我太喜欢你了”。但相比其他考生,在声乐领域,蔡昕彤几乎算是一张白纸,而此时,距离艺考仅剩两个月。为此,胡晓娟让蔡昕彤住进了她家,天天抓着蔡昕彤练声。后来,蔡昕彤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
在老师眼里,台上活蹦乱跳,台下乖巧好学生;在同学眼里,她是个极为恋家的女孩,只要有假期,不管三天五天,她都会选择回家,在父母眼里,她永远是个孩子,一个离不开家的孩子。毕业后,蔡昕彤放弃了很多上海的就业机会主动选择回到福州。“我父母开始还有点反对。他们说,你一个上音毕业的,大家对你的要求自然会很高,你回来会压力很大。我说,随便他们怎么想,我从这里去的就要回这里来。”
蔡昕彤的第一份工作是到培训机构当老师。尽管毕业于名校,但年纪小,资历浅,为了让家长们信服,培训机构的校长提议,开个家长会,让大家现场鉴定。蔡昕彤欣然接受了,出演并献唱。等她唱完,大家都在鼓掌的那个当下,蔡昕彤突然决定辞职,回到舞台。她说,在舞台上,所有的劲都来了,那是拥有任何东西都买不到的享受,享受台上的快乐,享受台下的掌声。
为了重返心爱的舞台,蔡昕彤参加了福建省第十五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过五关斩六将,拿了金奖。之后接连斩获第二届福建省“金钟花奖”、福建省中青年大赛金奖,福建省流行音乐学会“最佳女歌手”。不到两年的时间,斩获三个金奖,人称“金奖王”,最终被特批进入福建省歌舞剧院。

女孩一定要活出精彩的自己
有人问她,有什么特别难忘的痛苦事情吗?蔡昕彤很苦恼,好多都是快乐的事,不开心的,她真的都不记得了。谈到家人时,从不轻易流泪的她,就在那一下,眼泪差点就掉下来,在她成长的路上,洒满了父母的关爱与呵护,经常给她鼓励、表扬与喝彩,他们的爱就像小溪的水,潺潺流淌在她的生命里,让她很愿意向父母敞开心扉,“真的还是家人最好。这也是我为什么选择回来,我是很恋家的女孩,离开家,心里很不踏实。”
现在,蔡昕彤有了一份不错的工作,除了忙演出,闲暇之余,在自己的练歌房练歌、与好朋友聊天聚会,剩下的就是一个人背着包,尽享说走就走私人旅行。不过,当下,她还有一件比较要紧的事情——考研。蔡昕彤说,从小父亲就向她灌输这样一个生活态度:女孩要有自己的地位、事业,不用说多强大,但是就是一定要活出精彩的自己,以后才会幸福。既然有工作了,就应该再去学习深造。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