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教育 >

由影片《心花路放》和《黄金时代》想到的——兼谈文艺作品的评价标准问题(

2014-11-27 21:3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由影片《心花路放》和《黄金时代》想到的
——兼谈文艺作品的评价标准问题
  宁浩、黄渤和徐峥堪称影坛黄金搭档,拍的虽是商业片,却有足够的诚意:故事编织得合理细密,注意前后照应;人物性格丰富,变化有迹可循;注重细节;有足够的包袱和笑点,不闷,观影体验颇佳;又在片中揉入了一些导演对人性和社会的思考,让观众在开怀大笑后有所思。在烂片充斥的中国电影市场上,凭借这些元素,宁浩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票房神话,新片《心花路放》更是达到了惊人的11.5亿。
《心花路放》在表面的三俗、搞笑背后讲述了一个悲伤的故事,影片的主题其实是曾经的文艺青年面对日常生活时的失败:文艺浪漫抵不过平窘迫生活的消磨,抗不住优裕生活的诱惑。终有一天,你的女神会离开你的自行车,钻进宝马里。
影片的情节是:五年前,黄渤是个歌手,袁泉是个文艺女青年,两人在大理邂逅,一见如故,走到了一起。五年后,黄渤是个二手音响器材店老板,日子过得窘迫无奈,于是袁泉跟了高富帅李晨。黄渤难以割舍,但袁泉去意已绝。黄渤想放下,但哪有那么容易放下?失魂落魄的黄渤跟着老友徐峥踏上了猎艳之旅,一路向西,遇到了杀马特、女同性恋、性工作者、黑社会、酒吧老板等形形色色的人,演出了一系列或阴差阳错或让人啼笑皆非或让人哄堂大笑的故事,同时抖出了各种或荤或素的包袱。
黄渤一出场,沉闷没趣,暴躁,不可理喻:这是婚后五年的黄渤。而先前他是一个流浪歌手,健谈,幽默,开朗。——前后的巨大反差恰恰证明了艰难的生活可以轻而易举地摧毁了一个人。
袁泉是文艺女青年,她爱文艺,爱浪漫,爱宠物,彼时的黄渤恰恰具备这些特质,所以她跟了黄渤。当黄渤跟她结婚后,为了养家糊口,而不再文艺不再浪漫时,她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黄渤,事后还说不是因为钱,其实就是因为钱。文艺是需要钱的,制造浪漫更需要钱。文艺小清新们追捧前者,却喜欢否定后者。就像他们喜欢清新淡雅的荷花,却不喜欢污泥一样,觉得污泥浊臭逼人。其实没了污泥,荷花也不会存在。
影片让人想起胡适的剧本《终身大事》和鲁迅的小说《伤逝》。《终身大事》的主题是追求婚姻自由,反对包办婚礼。女主角经过一番抗争,推开大门,冲出旧家庭,坐进了男主角的汽车,离开,剧终。真是皆大欢喜。是啊,如果浪漫歌手黄渤有个玛莎拉蒂,有个爱琴海的别墅,可以时不时去巴黎伦敦罗马马尔代夫度假,袁泉还会离开他吗?一切还是问题啊?实际上,胡适回避了最尖锐最实际的问题:冲出旧家庭的年轻人以什么谋生?爱情、自由真的能当饭吃吗?面对生活的压力,他们靠什么撑下去?
不过没办法,胡适的思想就到这个层次。顺带说一句,胡适被今天的某些人捧为大师,可想而知,现在的“大师”有多么廉价!胡适思考抵达的地方,恰是鲁迅思考的起点。鲁迅沉思的结果就是小说《伤逝》和杂文《娜拉走后怎样》。
《伤逝》中,子君和涓生为了爱情,选择了背叛旧家庭,在外赁屋生活,日子一日比一日窘迫,所有的柔情蜜意烟消云散,所有的勇气荡然无存,涓生选择了放弃,子君回家,不久死去,涓生终日生活在悔恨中。这就是冷酷的现实。
没有被玫瑰色的梦遮住眼睛,鲁迅清醒地指出:
她(娜拉)除了觉醒的心以外,还带了什么去?倘只有一条像诸君一样的紫红的绒绳的围巾,那可是无论宽到二尺或三尺,也完全是不中用。她还须更富有,提包里有准备,直白地说,就是要有钱。
梦是好的;否则,钱是要紧的。
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要被高尚的君子们所非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是不但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卑鄙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怕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
所以为娜拉计,钱,——高雅的说罢,就是经济,是最要紧的了。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但能够为钱而卖掉。
(《娜拉走后怎样》)
《心花路放》跟鲁迅的小说异曲同工,我从中读出了一个世纪来不变的主题。在我眼中,影片大俗大雅,就像王朔的小说。影片有着丰富的构成元素,每个观众都可以从中看出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
想起许鞍华导演的《黄金时代》,影片长达三小时,沉闷,情节缺少起伏,主人公是普通观众并不熟悉的萧红,叙述方式特先锋,普通观众不懂得该如何观看这部影片,票房惨败也就不难预料了。后来我在网上看了一会儿,开头萧红的魂灵自述身世一段就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硬撑着往下看,实在看不下去,庆幸没去影院受折磨。
另外,作为萧红的粉丝,首先我对汤唯有偏见,我觉得她不是我心目中的萧红,精神气息完全不对路。其次,我更愿意去读萧红的小说和散文,感受生死场的“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领略呼兰河畔的风土人情,倾听她笔下须眉毕现的鲁迅先生的謦欬。
就影片的叙述方式,网友“周冲”说:
和纪录片一样,伪纪录片《黄金时代》也用了大量亲友访谈、史料式镜头、信件复述、人物自述等纪录片摄影手法,构建事件,试图以假乱真。但亲历者和回忆者都是演员,创作方式又是剧情片的,搬演、再现、仿拟甚至虚构,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往往一段情节正在行进,忽然卡住,然后不知打哪冒出一人,闯入镜头,木着脸,开始评述那年那月那女人,硬生生把你拉出戏。妈蛋,这就是典型的不好好说事,与能力无关,与诚意有染。    
此言甚是。有人问,难道它没有可取之处吗?当然有,但既然你选择了表达自己,选择了所谓的艺术,就不要奢望大众买账。大众没有义务陪着你玩深沉。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