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教育 >

暑假,“啃”一些有难度的书

2019-08-13 15:18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少时不懂读书,懂时已是中年”,近年翻书时常有这样的遗憾。这里,绝无倚老卖老的意思,且所谓“懂”也只凭个人的感受,或许依然是懵懂呢。每看到身边一些好学的年轻教师,勤勤恳恳与书做伴多年,结果除了嘴里多出些时髦术语,实质上却未见多少进步,甚至原地转圈圈,此时类似的遗憾又从心底油然而起。

世间没有绝对正确的读书法。读书的目的不同,所取的方法也随之而异。假如出于消遣,那么,躺在沙发上,漫无目的地翻流行杂志或刷微信,一目十行,不亦快哉,这就是正确的读书方法,然而,它却不适合研读柏拉图的《理想国》。反之亦然。所以,我这里说的读书,不是指向消遣性这一类的。

人过中年而读书,我常提醒自己努力做到“三要”。

要“跳出舒适区”

一个人的成熟,需要不断打开自我,主动接受新环境的刺激和碰撞,由此积累阅历,增长见识,磨炼意志力。读书也是。从广度言,接触的书籍必须尽可能地广泛些,如名将的开疆拓土,以避免“偏食”造成的目光狭窄,沦为井底之蛙。教师群体有个明显的阅读特点,就是总爱读教育类的书籍(教参类的书还不包括),这种不敢离开熟悉领域的小圈子阅读,无疑收缩了教师的精神空间,长此以往,将导致思想的扁平化与思维的雷同化。试想,北京十一学校校长李希贵如果没有研读过《掌握人性的管理》《愿景》《领导力》等西方现代管理学方面的作品,他的校长之路能拥有今天的这些特色吗?不少名师的课堂,若仔细品味,总能品出名师背后的特殊“书架”来。当下读书界推崇“跨界阅读”,我认为非常有道理。

从深度上言,读书也需经常自我挑战,即有意识地给自己加压和设立小目标,每一段时期,啃一两本有难度的作品,尤其名著。我这几年,每个暑假会给自己一个任务,集中读某位历史学家或哲学家的著作。比如,今年暑假,我计划读的是心理学家、哲学家弗洛姆。读过的史书或哲学书,有的我至今无法领会,更多的是如风行过水面,了无痕迹,但那部分能读懂的,让我受益良多,每次回想起,内心的海洋瞬间变得深广起来、明澈起来。

要“由博返约”

读书求其广博,但一味的广博并非读书的最终目的。实际上,每一个体的精力与生命是有限的,所谓“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特别是教书职业,一年到头,繁杂事岂止百件千件,原本就占去了大部分时间。在极其有限的条件下,教师如何从阅读中获得高效收益呢?我觉得,有必要遵守“集中精力做好一件事”的原则,这与挖井的道理是一样的。《论语》中记载孔子与弟子赐一段不乏幽默的对谈:孔子明知故问地对弟子赐说:“赐,你觉得我是个博学多闻的人吧?”赐肯定地回答:“当然喽,难道不是吗?”孔子摇头道:“错了。我只是做到‘一以贯之’。”孔子说的“一以贯之”可理解为“自始至终,把一件事贯穿到底”,即做事不三心二意,朝秦暮楚。另外,在《论语》中,孔子还提出“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也是主张学习或读书得处理好“博与专”的矛盾:既要广博,更要有个明确方向。当然,读书方向可以是短期性,例如关注某个小问题,有目标去阅读;也可以是长期性,如围绕某个主题制定若干年的读书规划。我自2012年专心做民国教育的材料整理,至今已七年,虽然没作出多少贡献,但在自己看来,还是有点儿成就感的,至少个人对该领域某些问题的理解,会比之前深入。我想,再努力若干年,在民国教育方面,我还会有所进步的。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