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新闻排行 海峡都市在线欢迎您!

实时·准确·聚焦

当前位置:海峡网 > 专栏 > 教育 >

三读《论语》之“必也正名”

2015-01-09 20:19 | 海峡网 |
我要分享
三读《论语》之“必也正名”
这周学生们读《论语》遇到一段,不解:
子路曰:“卫君待子而为政,子将奚先?”子曰:“必也正名乎!”子路曰:“有是哉,子之迂也!奚其正?”子曰:“野哉由也!君子于其所不知,盖阙如也。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事不成,则礼乐不兴;礼乐不兴,则刑罚不中;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
学生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是究竟什么是正名,它对治国真的这么重要么?二是最后一句“君子于其言,无所苟而已矣”与前者有何联系呢?
杨伯峻先生认为,“正名就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杨伯峻《试论孔子》)当然也包括与此联系的各种礼制规则,以此能够实现恢复周礼的目的。孔子之所以想要从政,就是对“礼坏乐崩”感到愤慨,那么,建章立制当然是执政的第一步,就像我们要依法治国,当然应该先把宪法制定好。
那么,君子呢,这里应该是指为政者,此时子路正是要在卫国参与政事,孔子便教育他,应该对自己说的话,一丝不苟地去执行,其实也就是,忠实地去执行礼制。 为什么要这样交代?因为当时有礼的规定却马虎应付的为政者太多了。
“正名”这一则,实在也很容易被今人忽略,因为连子路都嫌老师“迂”嘛!但我仔细想,它实在应该算是《论语》中的精华。
每一个时代都有其“治国理念”,读史之人,也很容易在“理念”与“史实”中发现一些猫腻,于是也就知道当“名”成了官话套话之后的悲剧。譬如“以孝治天下”的名义下,还是会常常看到高高在上的人“弑兄”“黜父”“夺媳”之类的伦理悲剧或闹剧。
那么现代人呢?似乎更擅长将“名”束之高阁,要求所谓“认真贯彻落实”,正是因为大家不能“无所苟”,譬如“科学发展观”自然就要要很严谨的科学态度,先要对什么是“科学”,“发展”、“科学发展”这一个个概念进行厘定,而后再界定,哪些做法是符合“科学发展观”的,哪些不是,为什么?再譬如,我们把政府的工作人员,忽而称作“各级领导干部”,忽而又作“国家公务员”,而看他颐指气使时却又自称“公仆”,究竟哪个才合理合法或实事求是,为什么?当然,经济生活中这样的例子就更层出不穷了,所谓“环保”“安全”“有机”之类的标签究竟意味着什么,名不副实招摇撞骗者又该如何处置,是否也要先“正名”呢?
为政、从业者如此,学习者呢?从前一次我课间随意翻翻学生桌上的《思想政治》练习册,有填空题“我们要摈弃封建文化”之类,就问学生,什么是“封建文化”,学生答“封建时代的文化呀!”我又问,那么我们常说要“继承传统文化”,这个“传统文化”又是什么时代的呀?跟封建文化是什么关系呀?学生一愣,不知所答。我又问,中国封建时代的核心价值观,是不是就是儒家文化呀?如果是,你是不是也要摈弃呀?那我们语文课学习《论语》《孟子》,是不是散播封建文化,你们要自觉抵制呀?学生被问得愣了又愣,但最终竟笑道:“嗨呀老师,政治书里的东西怎么可以较真呀!”我无语,这句话在我听来,很讽刺也很可悲。
以上这些看上去确很较真,但孔子就是有这样的较真的精神,要“正名”,更要“无所苟”,因此,他成了思想家,奠定了中国政治伦理的基础,以布衣之身,天下学者宗之,天子师之,而后来很多混世的为政者,只配“政客”二字。
 
(声明:信息来自互联网,旨在传播!若侵权先联系hdnews@qq.com 否概不处理!)
网友评论
赞助链接
文艺专区